第098章 一块表 - 炮灰媳妇当家

第098章 一块表

又是一个周末,段亚楠自个儿要先回家一趟,只有刘霞萍自己在家。 家里少了一个人,显得空荡荡的,就连平日里邻居的吵闹声,也都仿佛消失了一样。 刘霞萍缩在被窝里正看着教科书。 如今什么特殊书籍还是没有放出来的,尽管已经过去了那十年,可那十年给人们留下的记忆,始终不敢被轻易的打破。 刘霞萍拿着书打了个哈欠,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挂钟,有些诧异的起身。 将书丢在床上,就去开了门。 这会儿天色也有些晚了,冬天本来这天就黑的挺快,不知不觉,外面就是黑乎乎的一片。 走到门口,刘霞萍又打了个哈欠,敲门的声音倒是一直没断,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她却猛然想起了段亚楠走的时候应该是带着钥匙的才对。 心里一咯噔,刘霞萍将手缓缓地缩回来,耳朵贴在门口,“谁啊?”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依旧没断,可是却也没人回答。 要是段亚楠的话,估摸着早就大叫起来了,绝对不可能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那么,站在外面的就绝对不是段亚楠那丫头了。 刘霞萍眼神一凝,不仅没有把门打开,反而从里面上了挂锁,也没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外面的人到底是谁,就直径返回了床上,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被窝里。 屋外的敲门声响了很久,终于有邻居忍不住骂了起来。 “妈了个巴子的,谁在外面敲啊,敲你妈个魂儿啊敲!还要不要人休息!” 敲门的声音顿了顿,随即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久到刘霞萍以为,外面的人都已经走了,准备下床的时候,却又猛地听到了动静。 她和段亚楠租的这房子,门是老旧的木门,锁也是里面的挂锁,出门的时候从外面锁上,在家上的时候就从里面别上,因为门是木头的缘故,所以一点点动静,其实都能够听得很清楚,一点都不隔音。 而此时此刻,她明显的听见了外面正在有人撬她的门。 刘霞萍有些紧张的吞咽着口水,紧捏着拳头,给自己打了好半天的气儿,才大声的吼道,“哪个在整门?是不是贼娃子哦!” 平房里,家家户户都没有厨房,最多也就是在外面自己放个炉子,晚上烧着的蜂窝煤备了火就可以烧一整晚,上面再放个水壶,第二天一早就能够得到热水。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地儿很容易招贼惦记,经常会有人丢失水壶丢失蜂窝煤啥的,乍一听到有人叫贼娃子,外面立马就有人出来看看动静了。 而门口那个正在弄她门的那个家伙也显然没想到这一茬,听到其他开门的声音,立马就跑了,那脚步声可是十分迅速。 “刘霞萍,你家的门咋好想被人撬过了啊。” 隔壁的邻居声音突然响起,刘霞萍这才连忙下床去开了门,屋内昏暗的光线下,门缝里有明显被刀子撬过的痕迹,她皱着眉,“刚才就是听到有人在弄我的门,所以我才叫出来的。” 邻居大婶一听到这话顿时就被吓着了,“你这娃子咋不叫啊?没被吓坏吧?” 刘霞萍摇摇头,“没事儿。”就是想不通到底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撬她家的门。 到底是个贼,还是有人故意的呢? 和邻居大婶聊了两句,她就准备关门,却被凌华盛突然叫住了。 凌华盛突然出现,让刘霞萍吓了一大跳,“凌公安,你怎么会在这儿?” 凌华盛就像是看不见她的惊讶,盯着那被撬过的门,皱眉道,“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了。” “应该没吧。”刘霞萍一愣,随后摇摇头说道。 若说真的有的话,那么就只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针对她的那个许绍平了。 她已经能够肯定上次那些小混混也一定是许绍平叫来的,可她确实想不起来,为什么那个女人要这么对付她。 “你最近小心点吧,晚上门最好也反锁掉。”凌公安点点头。 “对了,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刘霞萍见他说完就要走,立马就开口问道。 凌华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也住在这里。” 什么? 刘霞萍瞪大眼睛,她和段亚楠住在这儿都一个多月了,还真不知道原来她们和凌华盛还是邻居呢! 凌华盛也没理会她的惊讶,倒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你等等,我回去拿给东西给你。” 刘霞萍就这么一脸茫然的站在门口,觉得凌华盛这人还真不怎么好相处。 凌华盛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回来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黑盒子,直接递到她面前,依旧是那副严肃的面孔,“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 刘霞萍一愣,连忙把黑盒子打开,没想到里面竟然是一块梅花表,虽然样式老旧,可却也不便宜。 看着这块表,她第一反应就是韩毅送的,皱起眉头,就把表放了回去,“这东西我不能要,你拿回去还给他吧。” “我只负责给你,要还的话,你就自己还吧。”凌华盛见她这幅样子,挑了挑眉,难道那家伙就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根本不用问,就知道这表是他送的了吗? “凌公安,虽然他能记得我的生日,我很高兴,只是,这东西我真的不能要,我也不想和他见面,就麻烦你了。”刘霞萍说着就要把盒子还给他。 凌华盛却是直接后退几步,避开了,“我最近很忙,也没时间和他见面,等他回来应该回来找你,你要是真的不要,就那个时候还给他吧,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刘霞萍同志,就算你对他真的没那种意思,我希望你也可以过了这段特殊的时期后再说这件事儿。” 凌华盛虽然没有明言,不过她却也听懂了。 这个特殊的时期,战士的情绪本就紧张,若是因为感情问题而影响到战场上的发挥,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 刘霞萍抿着唇,想到那个梦,根本就不愿意再面对那一家子。 哪怕韩毅没有错,可只要一看到那张和安安相似的脸,她就无法不去恨! (未完待续。) 第098章一块表:

上一篇   第097章 心眼

下一篇   第098章 一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