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没良心的(二合一) - 炮灰媳妇当家

第137章 没良心的(二合一)

论一个人如何装病? 刘霞萍表示很容易,只要让自己看起来脸色苍白,在外人面前不停的咳嗽什么的就成了。 她脸上发白,抹的是何香从上海带给她们的化妆品。 这个年代的化妆品可没有后世那么多种多样,用的大多都是国货,水粉的效果稍微多抹一些,就能够让人的气色看上去十分苍白。 她还记得以前在结婚后,看见过据说很洋气的那一家嫁女儿的时候,用的化妆品就差没把脸抹成一张白纸了,红的白的看上去十分的突兀,可偏偏那个时候的人都觉得这就是洋气,这就是好看! 刘霞萍给自己做了一块口罩,平日里出门的时候就戴着口罩,见着熟人偶尔碰上一句说说话的时候,就咳嗽两声,表示自己病了。 而这一装就是半个多月。 四月中旬的时候,刘/无/错/霞萍半个多月的装病总算是没有白费。 这天下午一放学,回来的时候她就瞧见刘老太太那张刻薄的脸,正跟着罗阿姨说什么。 罗阿姨脸上都是笑,眼尖的瞧着刘霞萍放学回来,连忙说道,“刘娘,你看看这不是回来了嘛!哈哈,你们孙女儿可能干了呢,你们这老一辈的人享福哟!” 刘老太太听到这话咯咯笑起来,“就是啊哈哈,我这孙女儿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还瞧不出来有这本事,这不现在能挣钱了,就把我们老的接下来享福了嘛!” 这次跟着老太太一起来的,除了刘国媛和刘国恒这俩家里最小最受宠的儿女之外,来的还有刘霞萍三伯的媳妇儿牛玉华。 牛玉华的眼睛不停的在周围打量着,虽然这片平房区域看上去是又老又旧,可是在她们的眼里,城里就是好,啥都好,瞧瞧这用水都是自来水,哪像她们在家里,还得挑着扁担去河里担水回来。 “就是啊,咱们家萍娃子就是孝顺,挣了钱也不忘我们这些做叔叔婶婶的,小罗啊,我们家萍娃子平时多亏你照顾了哈。” 三个年长的女人聊得那可叫一个开心。 刘霞萍和段亚楠回来就听到还有周围其他的邻居不停在老太太这些人面前水说她们挣了多少多少钱,到底是真心假意,用眼睛就能瞧出来。 段亚楠暗暗戳了戳她的腰肢,低声道,“这咋办?” 刘霞萍咳嗽两声,“随机应变。” 说着,她就直接朝着家里的方向而去,根本连看都懒得看老太太一眼。 “站到!萍娃子,你眼睛瞎了嘛,没有看到我们来了嗦!”刘老太太见着刘霞萍无视她们,立马就不乐意的叫起来。 刘霞萍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上次她连林翠华他们都能往外撵,更别说这些本就和她感情不深的人了。 没有理会,她直径就上了楼,老太太没想到她现在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都不理她们,顿时就火了起来,“喊你说话,你咋干啥子,在城里住了这么久了,就连亲婆婆都不认了嘛!” 刘霞萍这才转身,咳嗽两声,推了推段亚楠。 段亚楠立马会意,“老婆婆,萍娃子最近病了没法说话,你要是有啥事儿就进屋里来说嘛。” 老太太闻言顿时就皱起眉头来,“病了?” “莫是在装病哦。”刘国媛十分嫉妒的看着刘霞萍身上穿的衣服,这娃儿果然在城里过上好日子了,瞧瞧那衣服都是的确良做的,连个补疤都没有,人也明显比以前涨了些肉,果然刘霞秀那丫头没有骗她们。 “喂,你是不是萍娃子的亲戚哦,我咋觉得你就像是来找茬的?”段亚楠听到这话立马就不干了,冲着刘国媛就教训起来,“要是来找茬的,就有多远滚多远。” “你这娃娃咋一点教养都没得!我女子跟我孙女儿讲话,关你屁事。”;刘老太太见爱女被骂,黑着脸就冲着段亚楠叫嚷道。 段亚楠冷哼一声,“行啊,不关我的事儿。” 说着,她就丢开刘霞萍的手,说道,“刘霞萍,你说了你家里的人来的时候就能还我钱了,别忘了啊,你可是给我打了三百块钱的欠条的!” 刘霞萍嘴角微微勾起,不过犹豫带着口罩的缘故,旁人根本瞧不见她的表情,只能瞧见她点头。 “欠条?”牛玉华皱起眉头来,上前问道,“啥子欠条,你这么久以来挣的钱呢?” “钱?你们看不出来人家病了哇,这钱当然是看病去了。”段亚楠撇撇嘴,“要不是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我哪敢给她借这么多钱,正好你们也来了,就说说这钱啥时候还吧,我还想买辆自行车呢。” 刘老太太几人面面相觑,对段亚楠的话保持十二分的怀疑,猜测刘霞萍是不是联合起来骗她们的。 但是想起之前无意中问到邻居的时候,她们也都说刘霞萍病了很久了。 那惨白的脸色好多人看了说就跟个鬼一样白,难道是真的? 总不能这么多人都联合起来骗她们哇?她可是感觉到清清楚楚的,这个姓罗的很明显对刘霞萍她们有意见。 “我们先去你屋里看看。”老太太尽管怀疑,但还是想要去刘霞萍住的地方瞧瞧。 她那身衣服看着就不错,给她女儿穿正合适。 刘老太太等人十分强势的就跟着刘霞萍她们回了屋子,留下一群看热闹的邻居。 而老太太进了屋后,看着里面简陋又破旧的棉被那些,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屋里乱糟糟的,简直就没法下脚。 不过她们也没嫌弃,一个个很自觉地坐到了床边上,刘霞萍这才取下口罩,露出那苍白的脸色和泛紫的唇。 她直勾勾的盯着刘老太太她们,不停的咳嗽起来,病怏怏的模样,就像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似得,看的刘老太太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你这是咋回事儿,啥子病这么恼火?你赚的那些钱呢?” 老太太这人张嘴就不离个钱字,刘霞萍心中暗暗冷笑,张了张嘴,声音嘶哑,“看病都用了……咳咳,我妈他们怎么没来……” “啥子病这么花钱,我听人说你都挣了七八百块钱了,你莫要豁我们!”刘老太太一脸不信,脸上满是嫌弃的模样。 刘霞萍冷冷一笑,“挣的钱也是我自己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管得着么你们?” 说着,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这个时候,段亚楠却是拿了一叠纸过来,递给牛玉华她们,“她的确是病的不轻,这些是医院的检查报告,你们可以看下,萍娃子这些天用的都是进口药,贵得很,本来我借了她一些钱,现在也不大够了,你们是她的亲戚,这次应该是带钱过来的吧?” 那一叠病情报告单子当然是刘霞萍让江景国帮了个小忙弄到手的,病情是怎么严重就怎么说,还有一些英文的进口药也写在上面的。 刘老太太跟牛玉华都不识字,看那密密麻麻的字就跟看天书似得。 刘国恒和刘国媛倒是认识字,可是他们俩学识也有限的很,那些鬼画符一样的字想要认清楚十分的艰难,不过最后的金额却是认识的。 一张张单子上都是有十几块的,也有五六十的,看着虽然数量不大多,可加起来却也有千把块钱,这可把刘国恒他们给吓坏了。 “咋看个病要这么多钱啊!你是金子做的还是银子做的,这么败家!”听到儿子解释了下,老太太立马就炸了,那一叠叠纸在她的眼里可就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啊,竟然就被花了个干干净净,顿时心痛不已。 “那是我自己的钱。”刘霞萍依旧是声音嘶哑,面无表情的说道。 牛玉华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啥叫你自己的钱啊,萍娃子你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我们,你咋个长大的?现在你挣了钱就要自己去享福了,是不是太过分了!亏你还在师范学校上学,你这样不孝顺长辈,以后出来咋个教书?” 听到三婶的话,刘霞萍只是有些嘲讽的看着她。 眼中充满了鄙夷与轻蔑。 被一个小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牛玉华顿时就涨了红脸,“你干啥这样看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嘛!” 刘霞萍呵呵一笑,根本不想和这种只会胡搅蛮缠的女人说话,打了个哈欠就要上床睡觉去。 老太太阴沉着脸,“我不管你这病到底是真是假,反正我们不可能白跑一趟,你给我们拿两百块钱,我们就回去。” 刘霞萍懒懒的看了她一眼,这老太婆咋就这么脸大呢? 在这个工人工资每个月都只有二三十块钱的年代,开口就要两百块,她的心还真是一点都不黑。 见到刘霞萍根本不搭理自己,老太太在家本就是个脾气不好的,见到这一幕,直接随手就抓起个东西朝着刘霞萍砸了过去。 刘霞萍也没有料到这老太婆竟然说动手就动手,额头上顿时就把砸了个血口子,鲜血立马就流了出来。 段亚楠被吓得尖叫出声,连忙去找纱布给刘霞萍包扎。 刘霞萍却是阴沉着脸站起来,“给脸不要脸,给我滚出去!” 她的声音不大,可是却充满了极大的压迫感,那双黑漆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们,充满了戾气,吓得刘国媛和刘国恒的心脏都抖了抖。 不过牛玉华和老太太却是一点都不怕的,冷笑道,“刘霞萍,我们是你长辈,你就这样对我们说话的?你这是忤逆不孝!” “孝?你们也就只会用这个字来压我了。”刘霞萍捂着受伤的地方,看着手上的鲜血,虽然额头有些疼,可她现在首要的目标就是把这几个人给赶出去。 嗤笑一声,“可惜了,我就是不孝顺又咋地了?我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别忘了咱们早就分家了,还有我的户口,也早被分出来了,不晓得你们是哪里老的讨口子(乞丐),成天没事儿就跑到我这儿来乱认亲戚,都给我滚出去!” 这下子,刘霞萍也不装了,果然她看到这些人心头的火气就怎么也是忍不住的,反正大家不都是在外面做面子吗?只要外面子做的好,管他里子咋样呢! “好哇,你果然就是装出来的!”牛玉华见她一下子就变得中气十足起来立马就吆喝道。 刘霞萍冷冷一笑,满脸厌恶,“你们滚不滚?不滚我就报公安了,告你们私闯民宅!” 这个时候,有没有私闯民宅这条法律她是不清楚的,不过对于文盲刘老太太她们来说,却是足够唬人的了。 “刘霞萍,我们是你亲戚,算啥私闯民宅,你莫要诬告我们!”刘国媛一脸的娇气,根本没被刘霞萍吓到。 刘霞萍嗤笑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段亚楠。 只见段亚楠耸耸肩,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妹妹,这间房子是我租的,用的我的名义,你们可不是我的啥子亲戚,我要是告你们入室抢劫,这是一告一个准儿的,你们也晓得现在是啥子时候吧?被抓起来的话,可不是吃牢房这么简单哦。” 刘老太太她们再怎么横,都是没见过啥世面的人。 段亚楠想要吓唬她们可是容易多了,“你们要是还不快走的话,我这就出去找公安去,反正咱们这里离公安局也近的很,你们今晚上还可以去公安局睡一晚上,连租房钱都不要了。” 民不与官斗,老太太他们虽然蛮横,可却也是不敢跟着公安犟嘴的。 这些人对内那叫一个耀武扬威,对外面人一下子就没脾气了。 刘霞萍就知道这完全是被惯的,还真以为她像以前那样好欺负呢? 见着老太太她们顿时就不出声了,刘霞萍打了个哈欠,“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今晚你们可以住这儿,不过明天一早就给我滚蛋,不然你可以试试我们是不是在开玩笑。” 刘霞萍打了个哈欠,盯着她们的目光满是冷意。 牛玉华和刘老太太这才终于相信了刘霞秀的话,看来这个萍娃子在城里住了这么久,果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翅膀都长硬了! 想到这里,刘老太太突然吆喝一声,就哭骂起来,“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老子白养你这么多年了啊呜呜!”(未完待续。) 第137章没良心的(二合一:

下一篇   第138章 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