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同母异父(3更) - 炮灰媳妇当家

第183章 同母异父(3更)

“嫂子,咱们家来了个亲戚。” 江靖宇提到那个亲戚的时候,连都皱到了一起,这让刘霞萍也不由皱起了眉头来,不会也是个很难相处的家伙吧? 见到刘霞萍眼中的疑惑,江靖宇苦着脸点点头,显然他也不太喜欢那个亲戚。 刘霞萍眉头皱的紧紧的,说实在的,最近的日子过得很清静悠闲她很喜欢,成天和那些奇葩接触她真的已经厌烦够了,没想到突然又冒出来一个。 江靖宇也知道她怕麻烦的性子,便开口介绍起来那个人情况。 “她是我同母异父的姐姐,也是我哥异父异母的妹子,不过我们家没几个人喜欢她,她的大小姐脾气太严重了,这回过来是专门找我哥的。” “她叫朱秀珍,比嫂子你还大一岁呢,嫂子呆会儿你回去的时候你就装的冷漠点,就当做不知道她这个人,她要是问你关于我哥的事儿你就当做啥都不知道,就把自己当成租房的房客就成。” 提起那个同母异父的姐姐,江靖宇自个儿也是心塞的很,别人家的姐姐对弟弟那叫一个温柔,对哥哥那叫一个乖巧,可他们家的这个呢?成天不是哭就是哭,话说重了点就要哭,一副总是受了委屈的模样他真的看不惯! 可偏偏家里的老头子和他妈就很疼爱这个姐姐,谁叫江家阳盛阴衰,这么多年家里全是男娃,一个姓江的女娃都没有,虽然朱秀珍不是江家的女儿,而是外姓人,可是看老头子跟他妈那个架势是真的就把朱秀珍当成江家的小公主一样宠着了,就连他这个当弟弟的都不能不让着那个小肚鸡肠的姐姐。 江靖宇明显对朱秀珍非常的厌恶,一路上对刘霞萍说了不少自个儿小时候的事情。 比如明明是朱秀珍打碎了老爷子最喜欢的茶杯,可偏偏那女的说是他打碎的,害得他被老爷子抽了好几鞭子,结果那女的还在那儿哭的不行,仿佛收了大委屈似得。 再例如家里丢了钱,他是亲眼看见是朱秀珍偷偷摸摸拿走的,没想到这女的挺有本事儿的,居然能够嫁祸给家里来的小表妹,搞得人家现在都没什么脸面一直抬不起头来,所以哪怕是从一个娘肚子里钻出来的姐弟,江靖宇也一点都不喜欢朱秀珍! 如此类的事儿从江靖宇小时候起就没少为朱秀珍背黑锅,小的时候他还不懂事儿,根本认识不到朱秀珍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傻傻的天天姐姐前姐姐后的,处处给小伙伴炫耀自己温柔的姐姐,直到后来他被老头子的鞭子教训了好几次,才认识到这女人的真面目! 在江靖宇的记忆力,朱秀珍的心机简直深不可测,可偏偏还能够哄得家里的老头子和母亲欢心,就连一些叔叔阿姨都认为朱秀珍这女儿虽然不是江家亲生的,可这教养和气质明显就是家里宠出来的,对她不知道有多热情呢! 江靖宇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的就是,在他还小的时候他偷听老头子和自己老妈讲话,这两个老家伙还打着把朱秀珍嫁给他哥的主意呢! “那个叫朱秀珍的就这么可恶啊?”刘霞萍这是第一回听江靖宇说起他们家的事儿,虽说她现在是江景国的对象,可这男人根本就没提过江家的事儿,对家里人三个字显然冷淡的很,现在听江靖宇这么一说,刘霞萍才对江家大致有了个印象。 江家都在首都,江靖宇和江景国却是跑到cd市这边来了,就算江景国现在是遵从部队的指令,可江靖宇却没有必要一直赖在这里不走。 到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了这个小屁孩为什么打死也不回首都去了,要是那个朱秀珍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城府深,是她也不乐意呆在家里的。 “当然可恶了,所以待会儿咱们回去了你就当做不认识她,跟你说话也别理,那个臭婆娘可会套话了!” 江靖宇忧心忡忡,再三嘱咐的模样倒是把刘霞萍给逗笑了。 这小子才来川省几个月呀,居然连臭婆娘这样骂人的话也给学会了。 点点头,刘霞萍自然相信江靖宇是不会骗自己的,若那个朱秀珍真的从小就干这些事儿的话,可想而知这个女孩从小就是个心思极重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凭着一个外姓人的身份却成了江家长辈宠爱的小公主了。 回家的路上江靖宇又絮絮叨叨抱怨了不少事儿,刘霞萍含笑听着,也时不时同情一下这个倒霉孩子。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门面大开,她微微挑眉,“门是你开的吗?” 江靖宇鼓着脸摇头,“肯定是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钥匙。” 刘霞萍点点头,眉头却是微微皱起来。 不管是不是钥匙开的门,这样不经过主人允许就随意进入别人家的地盘也的确没什么额礼貌,原本她对那个朱秀珍并没有太多的成见,可一看到这大开的门,就觉得有些不满。 只是她也没说什么,拍拍江靖宇的头就进了屋。 院子里半大的鸡咯咯哒叫着,刘霞萍和江靖宇一进门就看到站在院子里一脸嫌弃的少女。 女孩的模样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生了一张瓜子小脸,唇薄单眼皮,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只是身材有些粗壮,并不能将她的身材显现出来。 虽然皮肤还不错,可是这女孩长得真的非常一般,完全就是一张大众脸,不过应该是化过妆,唇瓣非常红润,眉毛也画的很粗,一层腮红也很明显。 见到她们进门,女孩直接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几分高傲的情绪,看到刘霞萍也没理会,只是不满的看向江靖宇,“江靖宇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我都在家里等你好久了。” 江靖宇哪怕再不喜欢这个姐姐,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了声,只是脸上明显很不欢迎她。 朱秀珍也不生气,只是嫌弃的看着周围咕咕叫的鸡,哼声道,“怎么大哥不在你就把他家搞成这个样子,看看这院子里到处都是鸡屎,恶心死了,你快把这些鸡都弄走,我还要在这里住几天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