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重色轻友(一更)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03章 重色轻友(一更)

上回男人走之前,刘霞萍可是已经说过了,她回想起当时的话,想要装傻,可却是被男人一眼就瞧了出来,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便道,“你记性一向很好,肯定不会忘记,这回去上海你挑些你喜欢的东西,那边有不少的进口货都是这边买不到的,还有结婚要用的布料我这边也有特供的布票可以买到丝绸。” “丝绸?”刘霞萍惊讶的看着他,“现在都有地方可以做丝绸了吗?”。 那十年的时间,不少好看的料子可都是被烧得精光的,就连绣花这些东西也都有十来年瞧不见了,中国人结婚就得穿大红色丝绸做出来的婚服才对,只可惜这玩意儿现在很难找到,只能想一想了。 江景国点点头,“上海那边有不少的好东西,到时候你让何香带你去逛一逛就知道了,等我办完事儿回来,再跟你去买。” 刘霞萍点点头对于上海之行则是更加期待起来。 江景国一路回来也是风尘仆仆,刘霞萍帮他收拾了一下房间就让他先去休息了。 第二日一大早,院子里的公鸡开始打鸣,刘霞萍也早早的起来去了一趟菜市场买肉。 自从市场上有人私下卖猪肉开始,隔三差五的就会有养猪的人杀了猪后把人放到市场上去卖,不过他们也不敢太光明正大,而且现在价格也涨了不少,虽然不要票,可一斤就得要一块五,能舍得买来吃的也没多少人。 不过即便是如此,那猪肉也是被抢的很快,一般卖猪肉的人都会通知下一场卖肉的时间,所以一定要一大早的就守在市场那边,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有人等着买肉。 刘霞萍在家里先把鸡给喂了,天还没亮就提着篮子走了出去。 江景国难得回来一次,她自然也想给他弄点好的东西吃,不过一段时间不见而已,男人不仅黑了也瘦了不少,可想而知哪怕没有继续上战场,这平日里的训练肯定也是非常辛苦的。 到了市场,这里早早的就有不少人等着买肉,刘霞萍来的不算晚但也不算早的,正巧卖猪肉的老板就推着个鸡公车走到了市场口子上,还没进来吆喝,就被一堆人给围住了。 刘霞萍也连忙上去跟着挤,这个时候可没啥矜持不矜持的,要是慢了一步,指不定好的地方全叫人给挑走了。 足足在里面挤了一个多小时,刘霞萍才一块比较好的前腿肉,顺带着还把腥味十足的猪大肠和两只猪腰子也给买下了。 看着篮子里满满的肉,刘霞萍也是十分满意,不负她起这么早,果然猪大肠和猪腰子这个时候吃的人都很少,当然知道吃法的人也是有限的很。 秋叔以前虽然是清宫御厨的徒弟,可也没有学过怎么弄这种猪大肠,这些猪下水在那个年代贵人是根本不入口的,又腥又臭只有穷苦人家才会买来弄着吃。 盘算着中午的菜单,刘霞萍又在市场转悠了一圈买了不少新鲜的蔬菜,这才急急忙忙的回去。 回到家的时候,江景国已经在院子里打拳了,见她回来也是吃了一惊,“这么早就出去买菜了?” “不早点去,肉就被抢光了,不过今天你们运气不错,我打算给你们弄个特殊的菜来尝尝。”刘霞萍喜滋滋的说道,直径就去了厨房。 江景国这回又跟在她屁股后头,“那我倒是要尝尝你能弄个什么特殊的菜。” 刘霞萍笑了笑,打算先做早饭,把肉给切碎了,又去切了一个皮蛋。 这皮蛋还是她自己闲得无聊的时候包的,正好这段时间就可以吃了,早上她打算先做个皮蛋瘦肉粥暖暖胃,中午的时候再给他们弄个好吃的。 等何香差不多起来的时候,这早饭自然也就做好了。 看着刘霞萍忙里忙外的,一副贤惠的不得了,甚至还心甘情愿的模样,她啧啧笑了两声,有了对象的人就是不一样,她还这没见过这丫头除了在赚钱的时候这么积极过。 洗漱完毕,摸进了厨房,何香翻着她早上买来的东西,看到那一副血淋淋的猪大肠顿时就被恶心了一下,“萍娃子,你买这东西回来干啥,多脏啊。” “你到时候只管吃就知道了,嫌弃的话可别后悔!” 刘霞萍捞了泡菜起来切丁凉拌了下,放到饭桌上才叫两人吃早饭。 这一大早的活儿可不少,猪大肠要弄干净也不是个简单的事儿,她还得弄快点呢。 匆匆的吃完早饭,刘霞萍拒绝了江景国要帮忙的提议,让他先出去溜达一圈,才跟着何香在厨房里捣鼓食材。 想要把猪大肠弄干净除了面粉外就得用锅底灰来除去里面的油脂和各种垃圾。 这玩意儿处理的时候的确是让人恶心的想吐,那腥味儿更是一个劲儿的朝着鼻子里涌,不过等弄干净之后,却是难得的美味。 前世的时候,她就特别喜欢做酸菜肥肠和麻辣肥肠吃,可韩家的那一家子也都喜欢吃,所以菜上桌后根本就没她啥事儿了,因此她也从来没有吃爽快过。 这回难得能买到猪大肠,她自然打算好好的弄一弄。 …… 时间总是在认真做事儿的时候过的特别快,刘霞萍处理完了食材才开始烧锅放油。 何香在旁边一直给她打下手,瞧着她竟然把这玩意儿做的有模有样的倒也多了几分期待,不由摇摇头,故作嫉妒的说道,“前几天我来的时候咋就不见你这么费尽心思给我弄东西吃,果然这女人有了对象就是容易重色轻友,真是没看出来,萍娃子你也是这种人啊。” 刘霞萍知道她是在故意逗自己,根本没半点不好意思,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我就是重色轻友了,说的就像某些人以前没有干过这种事儿似得。” 还当初何香跟那个列车员处对象的时候可没少在信里将两个人之间的事儿呢,因此虽然她们分隔两地上学,可对彼此的事儿也大多是清楚的。 想了想,刘霞萍突然问道,“你那个对象就是整条线上的列车员吧?你说这回咱们会不会碰上?” (未完待续。) 第203章重色轻友(一:

上一篇   第202章 上回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