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经济决定地位(2更)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04章 经济决定地位(2更)

何香和那个列车员之间其实倒是有点感情,只可惜那列车员的父母太奇葩了,知道儿子找了个大学生之后还专门跑到何香的学校门口去找过她。 那个时候因为有列车员跟着的,所以何香虽然有些不大高兴,但还是很热情的招待了他的父母。 不过那对父母三言两语的弄清楚了何香的家庭情况之后说话也就开始有了变化,这话里话外的无法就是让何香以后嫁到他们家去别因为自己是个大学生就自以为是的很,这做女人本分就是相夫教子,毕业后最好也别处去找工作啥的,就在家里侍奉公婆带孩子什么的是最好的了。 何香原本听着就有些不大痛快,这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呢,这家人的要求就这么多,她辛辛苦苦考个大学可不是为了嫁给人家当老妈子的! 只是碍于情面上,她才没有当场发火。 到了后来她私下跟对象说起自己以后的打算时,却没想到这男人也是跟他爹妈一个意思,虽然说得比他妈说的含蓄多了。 这也是导致何香和他毫不犹豫分开的原因。 “管他在不在呢,现在我们已经没啥关系了。”何香不在意的笑了笑,“真羡慕你啊,找到个那么支持你的男人,你瞅瞅你对你家的那些人的态度,这就就能吓跑不少男人了。” 刘霞萍一听这话可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吓跑啊,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就算再勉强也没用,我要是为了个男人再继续委屈自己,那我得多傻啊。” 何香哈哈大笑起来,顺带着抹了刘霞萍一鼻子的锅底灰。 刘霞萍也被她幼稚的举动给惊呆了,当下也不处理菜了,抹了一手的锅底灰就追着何香跑。 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的声音传到外面,江景国正端着稻谷喂鸡呢,听到这声音也不由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来,然而更多的却还是宠溺。 爆炒猪腰子,红烧肥肠,一个醋溜白菜,再加上一个玉米鲜汤,虽然只有三菜一汤,可这味道闻着就引人不停的咽口水。 何香瞅着那两盘子的猪下水,“看不出来啊,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手。” 说着她夹了一块肥肠放在嘴里,然后对她很不客气的竖起了大拇指。 刘霞萍嘚瑟满满,“刚才不还有人嫌弃恶心了嘛。” 何香撇撇嘴,给她夹了一筷子菜,“吃你的吧。” 三个人都是能吃辣的,这猪下水江景国也吃的是津津有味,看的出来今天的菜非常对他的胃口。 “我得庆幸能找到这么个会做菜的媳妇儿。”江景国也跟着夸赞,瞅着刘霞萍那得意的能将尾巴给翘到天上去的表情也忍俊不禁。 一顿饭就在对刘霞萍的夸赞中过去了,等到江景国自动请缨去洗碗的时候,她才在江景国身边转悠着说道,“咱们去上海的话,秋叔那边谁给照看一下啊?” “放心吧,秋叔那边一直都有安排人照顾,回头我们过去跟他说一声,免得他常惦记着。”江景国温和的说道。 刘霞萍这才放心,自从知道老爷子一直都是一个人过的时候她就经常去那边给老爷子送送饭什么的,也会帮着打扫卫生。 虽说之前不知道老爷子的存在,秋叔也安安稳稳的活了这么久,可只要一想到有个老人孤独的在那个被封锁的院子里等待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的妻子,她就忍不住心生怜悯。 “今天你收拾下东西,明天咱们是凌晨3点的火车,得一早就要去火车站那边,不过咱们坐的是卧铺,到时候上了车你也能休息一下。”江景国将碗都洗干净了,便转身捏了捏她的脸。 刘霞萍笑了笑,“行了,我知道了,你怎么现在越来越啰嗦了,这话你都说了好几遍了。” “我有啰嗦吗?”江景国眯着眼睛看着她。 刘霞萍咳咳一声,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没,没有。” 江景国这才满意的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头,“乖。” 嘴角抽了抽,刘霞萍真心觉得自己这实际年龄都快四十的人每次听到这话的时候都能起一层鸡皮疙瘩来。 而男人则像是乐此不彼一样,总是喜欢对她说这个字,搞得她十分无语。 不过,心中却又有着不一样的悸动。 等处理完厨房的事情,刘霞萍就回房拿了本书出来看着,这是她最近在学校里找到的一本日记式的出版文物,应当是在那十年之前就出版的,主要是写的一个女性在国外的生活,她写了不少关于国外男女平等的问题,认为女人不应该如同传统所说的那样,天职就是为了相夫教子,侍奉公婆。 自古以来,在家里大多没有地位的女人,不就是因为没有**的经济能力,要靠着丈夫养着,所以哪怕是在自己家里也得看着公婆丈夫的脸色过日子吗? 这个作者是谁已经不可考据,但是她写了不少的东西却很让现在的刘霞萍赞同,当然,这个作者的话也有些过于偏激的地方可以忽视,但**的经济基础是女人提高地位的本钱这一句话她还是非常赞同的。 她曾经听说过国内有不少的省份和地区,女人要结婚的话就必须生出男孩子来才能够跟男人结婚,同样的,就算是结了婚,也只有生出了男娃来,公婆才会重视你,若是生了个女孩,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 对比起来,后世生活在川省的女人倒是幸福的多,因为后来大多都是独生子女,不少夫妻只有一个孩子,所以哪怕是生了个女娃也能当成宝贝的护在手里。 这也造成了后世不少女孩子性格**,大多不会像老一辈的女性一样,哪怕是在家里受了不公平的待遇与委屈也是一忍再忍。 “你在看什么?”江景国不知什么时候凑到她身边,目光落在这本十分破旧的书上面,眼神微微一凝。 “从学校找到的,看着玩玩。”刘霞萍笑着扬扬手里的薄书,眼珠子一转,却是起来,“江景国,你现在对我这么好,不会是因为我还没嫁给你,等我嫁给你之后,你不会就对我不好了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