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散场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43章 散场

农村结婚的时候,那可叫一个热闹非凡,镇上的小孩子们不管是认不认识都会跑到结婚的这家人来讨要喜糖,哪怕是大晚上的,这院子外面也燃烧着几堆篝火,将周围都照的透亮。 韩家的亲戚朋友们也会围着篝火坐上一整晚,吹锣打鼓的喜乐声是一晚上都不会停下来的,厨房里的灶火也会燃烧一整晚,前来帮忙的人也是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相较之下,江景国他们倒是显得悠闲了许多。 韩毅结婚,因为地方还算近的,所以这回他们几个都是一起请假出来的,反正这段时间也没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等这休整时期一过,才会忙碌起来。 来的也都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们,平日里在部队里面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也没什么热闹的,这回难得凑个热闹,自然都是兴奋的很。 江景国听着弟兄们叽叽咕咕的商量着怎么要闹洞房的事儿,打了个哈欠却是盯着自己手上的进口手表。 这块手表自然就是刘霞萍送他的那一块儿,也不知道这个时候那丫头睡没睡。 第一回,江景国尝到了什么叫做思念的滋味儿。 …… 与此同时,刘霞萍也没能睡着。 赵家虽然有多余的房间,可这客房还是有点小,三个人挤着一起还是有点热,刘霞萍有些受不了,就找赵母要来了凉席扑在地上,只是因为外面的虫鸣声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想着白天的事儿,她的脑袋里也满是江景国。 被朱丽他们赶出了自己家,说不郁闷自然是不可能的,明明是江景国外家的房子,那姓朱的女人可还真够脸皮厚的,哪怕她对江靖宇的印象很不错,可因为他这样的母亲,也难免有些迁怒了。 江靖宇那小子平日里看着靠谱,也向着他大哥的,但是他的话在朱丽的面前却是等于放屁,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倒是那个朱秀珍跟她母亲是一个德行的,真不知道这母女俩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就算是没有她的存在,她们也应该清楚,朱秀珍跟江景国没有丝毫可能才对。 她也不信江景国他爹好歹也是个司令级别的人物,就连那几年都能够明哲保身没有收到上面的影响,到现在似乎也混的很不错的男人会是个老糊涂,看不清楚朱丽那女人心里打的什么歪心思,会不清楚兄妹乱x的后果。 可朱丽母女二人现在这幅有恃无恐的样子却又让她有些茫然了,难道江景国他爹真的就能同意这种离谱的事儿吗? 摇摇头,刘霞萍长叹一声,到底还是没能睡着。 早晨六点整。 江景国他们一行人便穿戴整齐着出门跟着韩毅出门接亲去了。 叶敏今天打扮的非常瞟了,穿的是这个年代新娘嫁人时会穿的红罩衫,脸上也化着浓浓的妆,红色的珠花戴在头上,坐在自己租的房子里面,眉眼间满满都是喜庆。 叶家人今天自然也是很忙的,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姑爷来接亲了。 可是这左等右等的,眼看着就要过了良辰吉时了,还是没有瞧见韩毅他们的影子。 叶父脸上的喜色慢慢褪去,皱着眉抱怨起来,“这是干啥呢,这都啥时候了,怎么韩毅他们还没来。” 叶敏心头忽的浮起几分不安之色来,“应该是有什么事儿耽搁了吧,爸,别急。” “这咋能不急啊,这时候都是顶好了的,要是过了良辰吉时了,可就不吉利了。”叶母也是满脸的焦虑,咋这眼看着就要到了关键时候了,这人怎么还不来呢。 “什么良辰吉时的,别搞那封建迷信的一套了,没准他们就是有事儿耽搁了呢。”叶敏没好气的说道,嘴上说着不在意的话,可心里也的确非常不舒坦。 叶家人这边的人等不到韩毅他们,终于有人忍不住跑到韩家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儿。 可没想到韩家这边根本没了之前喜庆的场面,反而所有人都皱着眉头,韩家人更是面色难看,陈玉直接就红了眼。 “这是搞啥呢!接亲的时间都过了,你们韩家人都摆着一副死人脸给谁看呢?这婚还接不接了!” 叶父听到这人家回来说了这件事儿,顿时就坐不住了,拉着妻子就冲到了韩家去一阵吆喝。 陈玉本就一肚子的气,看到叶家人来了,这气顿时也就有地儿发了,“结什么婚呢?结个屁的婚,养你妈个破鞋出来,居然还算计到我儿子头上来了,妈的,你们叶家人是不是看我们韩家人好欺负呢?幸亏有人跑来跟我们说了你们家破鞋在暗地里干的那些破事儿,不然我儿子得戴多少绿帽子! 还结婚呢?结个屁!这种媳妇儿我们老韩家可是要不起的,有多远给老娘滚多远!” 陈玉气的直喷唾沫,直接就将叶家人给骂晕了。 叶母本身也不是个好惹的性子,听到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陈玉,你骂谁是破鞋呢,这大喜的日子你们韩家又开始作妖了是不?” “我呸,作你妈啊作,这婚我们不结了!”陈玉破口大骂,根本没去管自己儿子越发难看的脸色。 两个当妈的就跟泼妇似的,一直等的不耐烦的叶敏跑来看到这情况后顿时也懵了,连忙拉着自己的母亲镇定下来,皱着眉走到韩毅的面前,冷冷的问道,“韩毅,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敏,你进屋看看吧。” 韩毅不想看到叶敏的这张脸,只要一看到这张脸,就会想起那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模样,若这些都是装出来的,那么这个女孩子的心思未免也太可怕了些。 叶敏根本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疑惑的朝着江景国他们看了去,也只是得到一道道异样的眼光。 这眼神看的她十分不舒服,但是却又不能问出来。 直觉告诉她,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但还是憋着心思走进了原本属于他们的新房。 推开门的那瞬间,看到屋里那张脸,叶敏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她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韩毅他们不去接亲了。 她千算万算,根本就没能算到这人居然能够找到这里来,顿时捏紧了拳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镇定的说道,“抱歉,我骗了你。” 韩毅就站在她身后,听到这话哪能不明白叶敏这算是默认了。 心里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淡淡道,“这件事儿就这么着吧,反正我们之间本来什么事儿也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扯证。” 叶敏捏紧了拳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恩。” 韩毅也没心思继续在家里待下去,“那我们走了,你的事儿自己解决清楚吧。” 不等叶敏应声,韩毅便拉着自己的兄弟们走了。 江景国安慰性的拍拍他的肩膀,淡淡道,“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好的,别想着这件事儿了。” 韩毅苦笑一声,“算了,我现在不想想这些事儿了,以后再说吧。” 江景国叹了口气,实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今天一大早他们几个就准备出门接亲去了,没想到还没走出韩家一百米呢,就看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会儿他们几个还以为这个男的是个乞丐,准备掏红包出来打发走了,没想到这乞丐居然开口说叶敏其实是他的媳妇儿。 最初的时候,他们自然是一点都不信的,还以为这乞丐是个疯子,可这乞丐说话清晰,有理有据的还拿出来以前叶敏给他写的信,这就不由得他们不信了。 叶敏开门之前,他们其实还是不太信的,毕竟这个女孩子他们也认识挺久了,一直是个爽朗大方的女人,完全不像是个骗婚的。 可开门之后,叶敏的脸色便说明了一切,甚至根本连解释都没有一个。 “那家伙你应该不记得了,他叫常科。” 常科? 江景国眼睛一眯,突然想起上半年刘霞萍遭遇到的一件事儿。 该不会是那家已经离开很久的人吧? 韩毅长叹一声,“算了,反正我对叶敏也没什么太多的感情,也幸亏常科出现了,不然我就得给别人养儿子了。” 他这话说像是自嘲,可也的确说到了点子上。 幸亏两人是没有扯证的,否则这要是真的结了婚,那就是军婚了,军婚想要离婚的话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女方要是不主动提出来,除非是犯了非常大的过错,否则根本不会允许离婚,就算是离了婚,对韩毅日后的发展也没什么好处,不管这错误的一方是否在他身上都是一样的。 “咱们这次回去,就先张罗你跟刘霞萍的事儿吧,你们家的那些破事儿也不少,这结婚报告要不是上面帮你兜着的,估计根本就批不下来,避免夜长梦多,你回去先把证扯了再说。” 韩毅不想提起自己那想想就糟心的事儿,便对江景国建议道。 两人也算是同生共死好几年的生死兄弟,哪怕以前韩毅的确是对刘霞萍有过那么几分心思,现在江景国跟刘霞萍都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他自然不会横插一脚,只会默默地祝福这一向不幸的兄弟。 江景国提起这件事儿情绪也高了不少,扯了扯嘴角笑道,“恩,今天回去就扯证,过些日子咱们部队上有空了,就在部队上办酒。” “成啊,不过回去后你还是先把屋子的事儿给落实好了,你现在的级别已经可以住到大院那边去了,比咱们现在住的那地儿可要舒坦多了。” “就是啊团长,你不是说嫂子做饭挺好吃的嘛,上回大柳他们几个吃到了嫂子做的饭,在我们面前嘚瑟了不知多久呢,这回你要是跟嫂子扯证了,可得提前请我们吃一顿啊。” “嘿嘿,要是嫂子能来随军的话就更好了,我们不介意天天上门蹭饭去。” …… 刚刚还有些沉寂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跟来的几个人跟江景国的关系都很不错,都是同生共死过的弟兄们,自然就没那么多客套话。 江景国嘴角一直勾起,显然挺高兴的,等终于车子终于回到了cd市的时候,也到了下午。 几乎是一下车,江景国就迫不及待的先回了家。 只是打开家门,看到院子里乱七八糟的,养的那些鸡也不见了,顿时就升起几分不祥的预感来。 “刘霞萍,你在家吗?”。 江景国扯着嗓子在院子里叫着,可屋里却失踪没啥动静。 他皱着眉打开了刘霞萍平日里住的那间房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就像是被人洗劫过似得,根本没像平时那样整洁干净。 “怎么了这是?” 紧跟着上来的韩毅等人也看到了院子里乱糟糟的场面,里里外外也找了个遍,根本没看见人影。 “先去找老赵。”江景国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要往外走,只是刚刚走到家门口,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就朝着他扑了过来。 “大哥!” 江景国避开那穿着白裙子的女人,皱着眉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就看到江靖宇面色不安的走了过来。 而这个穿白裙子的女人自然也就是他一直讨厌的朱秀珍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 江景国看到这对姐弟俩就有些不耐烦,也容易想到一些曾经不开心的事情,因此对待这姐弟俩从来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不过朱秀珍早已经习惯了他的态度,根本不在意的笑着拉着他的胳膊,“哥,我们是专程过来看你的,爸爸还让我们给你带了东西过来呢。” 江景国闻言眼神更冷,“我什么东西都不需要,刘霞萍呢?你们干了什么事儿?” 朱秀珍撇撇嘴,根本没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到,反而笑道,“那女人啊,昨天我过来的时候看到她跟一个男的不清不楚扯着呢,然后好像就跟那男的回他家里去了,怎么了?难道她一夜都没有回来吗?哥,我就跟你说过了,那个女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完全就是冲着你的房子和你的钱来的,你不在的时候,在外面不知道……”(未完待续。) 第243章散场:

上一篇   第242章 韩毅结婚

下一篇   第243章 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