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我不怕的(2更)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63章 我不怕的(2更)

“当然。”江景国看着她,微微挑眉,“咱们可是夫妻,睡在一起,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说着,他眯了眯眼睛,“难道你还想跟我分床睡?” 看着男人速度极快的脱光衣服钻进了被窝之中,刘霞萍的脸顿时烧红起来。 而江景国却像是没听见似得,拍拍里面的位置,催到,“快上来啊,愣着干什么?不冷吗?” 刘霞萍僵着身体,一点点的脱去外面厚实的棉袄,里面还穿着一件毛衣和一件小袄褂子。 她冬天怕冷,因此向来穿的都不少,不算外头的那件棉袄,里面都还穿了三件。 裤子除了棉裤外也还有一条毛裤和保暖裤,看着屋内暗沉沉的灯光,她咬牙将毛裤和毛衣都给脱了,还没等她自个儿爬上床呢,就被男人一把拉上了床,随后厚厚的棉被就直接盖到了她的身上。 “磨蹭啥呢,有啥不好意思的?”江景国伸着手,将她整个人都圈在自己的怀里,又厚又宽敞的棉被足以将他们两个人遮盖的严严实实的,瞧着她穿的那么严实,江景国忍不住皱眉,“怎么睡觉了还穿的这么厚?怎么睡得舒服,快脱了。” 还不等刘霞萍自个儿动手,江景国就开始扒拉她的衣服。 她连忙叫起来,“别别别,我自己来成不!” 江景国这才没去帮她脱衣服,而是伸出手帮她把边缘的被子扯了扯,垫在她身下。 刘霞萍磨磨蹭蹭的脱了件小袄背心,里面就剩下一件当做里衣穿的薄棉衣,秋裤也是在江景国不要脸的催促下,在被窝里面给脱了。 看着终于不像是裹得跟个熊崽子似得媳妇儿,江景国这才奖励似得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笑道,“这才乖。” “我又不是小孩子。”刘霞萍翻了个白眼,又转了个身,面朝着墙壁,背对着男人,闭着眼睛哼哼道,“睡觉吧,明天我还要上课呢。” 江景国皱眉,“你背对着我干嘛,转过来呀。” 刘霞萍动都没动,装作自己已经睡死了。 然而装死这种法子显然是对江景国没有用,他忍不住勾了勾唇,直接伸出手猛地将刘霞萍跟翻咸鱼似得翻过来,捞着她的腰就往自己身前一凑。 刘霞萍顿时就有小脾气了,瞪了他一眼,“不睡觉你想干嘛呢?” 江景国低下头,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一手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让她无法动弹,另外一只手却是十分不老实的伸进了她的薄棉衣里。 刘霞萍咬着唇,忍着羞意,想到他们现在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了,就算是江景国真的想要她,她也不应该拒绝的。 奇怪,明明并非是经历过人事的女人,对那档子夫妻之间做的事儿并不陌生,可是此时在面对江景国这个浑身上下充满了占有欲的男人时,她却莫名的觉得有些腿脚发软。 夫妻之间的事情,她并不怎么喜欢做,上一世给她的印象里面只有疼,每一次都是匆匆了事,让另一个人也无法尽兴。 刘霞萍想起后世那些电视上时常报道的新闻,什么地方的丈夫和妻子的性生活并不和谐,在外面保养了个二奶之内的事儿,她就忍不住生出一股惧意来,或许是怕疼,也或许是怕江景国对自己无法尽兴。 “萍萍……”江景国低沉中夹杂着九成压抑的声音在她头顶想起,暧昧的让她耳朵发烫。 刘霞萍轻哼一声,胸前已经发育的十分良好的两只柔软被男人那只带着薄茧的手丝毫不客气的把玩着,让她羞愤的低下头,根本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毕竟,她发育的太好……有些大了…… 咬着下唇,刘霞萍弓着背,缩在男人的怀里,而江景国的另一只手也不客气的从后背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粗糙的手指细细的摩擦着她的背脊,每移动一寸,都能引起她的细微战栗。 “喂,你别太过分了。” 刘霞萍感觉到有一只手已经移动到自己的屁股上了,有些羞恼的抬起头,冲着男人咬牙道。 没成想,却正好对上了一双包含的双眸。 那双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的影子,男人的呼吸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急促起来,那死死压抑的模样,却是看的她莫名的有些心疼。 那个……她好像是听说过男人要是真的想要那个的时候,是很难忍的。 还在嗓子眼里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她忍着羞意,想要伸出手去摸摸男人的脸。 “怎么?”察觉到她的动作,江景国蹙着眉,腾出一只手来抓着她的手臂塞到被子里,“别冻着了。” 两人距离的如此之近,刘霞萍怎么会察觉不到他身体的变化,听着他变得沙哑的声音,忍着羞涩,喃喃道,“其实,你要是真的想要我,也不是不可以的,何必要忍着?我们……是夫妻呢。” 江景国眼色顿时一暗,瞳色似乎也变得幽暗起来,搂着她的腰肢,沉声道,“我以为,你会怕疼。” 刘霞萍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发烫的地方,明明外面如此寒冷,可是在被窝里面却也能够如此的温暖,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 她眼睛莫名的有几分酸涩,勾了勾唇笑道,“我若是一直怕疼,你就能忍着一辈子吗?” 江景国低低的笑了声,“总之,我不会强迫你干你不喜欢的事情。” 刘霞萍深深地吸了口气,忍不住靠在他裸露的胸膛前,柔声道,“你这样,或许会把我宠坏的。” “你是我媳妇儿,不宠着你还能宠着谁?”江景国低头看着她已经变得乌黑柔顺的长发,自然不会告诉她,他只是不想吓着她。 他希望刘霞萍只记得被自己宠着的日子,跟过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记忆彻底的告别。 不知想到什么,江景国眼内波涛涌动,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 刘霞萍不明所以,倒是难得乖巧的靠在他身上,感觉到那抵着自己大腿的坚硬,忍不住说道,“其实……只要你轻点,我不怕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