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怪只能怪她自己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77章 怪只能怪她自己

何珊珊的母亲和儿子蹲在外头嚎啕大哭起来,看着那小孩小脸冻得通红,她皱皱眉头,到底还是不忍心道,“这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不管是怎么求情都不可能会有用的,法律会制裁她,要怪只能怪你当初没有把你女儿交好,让她做一个好人,现在你还有个外孙,别把你外孙也给害了。” 说着,她叹了口气,蹲下身子,看着那个被养的很好的小孩。 四五岁大的孩子,已经开始记事了,本应该保持天真的眼睛里此时却有着恨意与泪水。 她叹了口气,何珊珊会有什么下场她并不关心,只是可惜了这个孩子,日后要是没了母亲的看管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生活。 “孩子,别恨阿姨,要怪就只能怪你母亲做错了事情,应该受到惩罚才对,而我不可能原谅你的母亲,所以就算你怪就怪阿姨心狠吧,毕竟要不然此时哭的就不是你们,而是我了。” 她伸手给那小孩擦擦眼泪,揉揉他的头发,便拉着江景国直接离开。 那小孩的眼神和脸上的泪水让她有些难受,可怜的孩子,却没办法摊上一个合格的母亲,她虽然同情怜悯,可是却绝对不会因为那个孩子可怜就原谅她的母亲。 怪只怪他的母亲做事太绝太狠,活该受到惩罚! “好了,事情都解决了,也别想这些事儿了,咱们今天就回去收拾东西,你跟我回部队去住两天,然后随着我们一起走。” 江景国见她面色不好看,捏捏她的手道。 刘霞萍抿着唇,叹气,“我这心里还是不太舒坦,那孩子那么小就学会了恨人,总觉得像是我害了他一样。” “做错事的是他母亲,不管他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也跟你我无关,你也得想想,要是你肚子里有了宝宝,被昨天那么一吓的话,我们的孩子就不无辜了吗?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做错事儿让个老的小的来求求情就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江景国沉声道,不准她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牵着她的手直接朝着家中走去。 家门口站着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他皮肤有些黑,不过长得却还是有点儿小帅的,看到他们回来了,立马就朝着刘霞萍高兴的叫道,“姐!” “晓斌?你怎么来了?” 刘霞萍看着弟弟过来也是满脸诧异,瞧他大包小包的,一看就知道是从老家那边带过来的。 “你拿这么多东西过来干啥?” “妈说她想你了,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你,顺便给你送点新米,这可是今年新打的谷子,煮饭可好吃了,还有腊肉也给你拿了些,都是妈让给的。” 刘晓斌指着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憨厚的说道。 刘霞萍听着却觉得惊奇,“真的是她让你给我送过来的?” “是啊,要不是有妈她的允许,你说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拿这么多东西过来啊,估计还没走出家门口就闹起来了呢!”刘晓斌笑着开玩笑,最后却是看着跟自家姐姐手拉手的男人,他微微皱着眉,对江景国显然已经完全没了印象,便暗自戳戳姐姐的肩膀,压低声音问道,“姐,这是你对象啊?” 这几年,刘晓斌也来过几次,虽然上一次刘家人来闹事儿的时候他也是在这里见过将自家姐姐护着的江景国,可这几年每次来看刘霞萍的时候,都是自家姐姐一个人,他还以为姐早就跟江景国吹了呢,哪里还认得出来这近三年不管是模样还是气势都变了个人似得的江景国? 只觉得姐的新对象气势太强了些,看着有些不大好相处的样子,还有,这大街上就拉拉扯扯的,像个啥样子? 刘晓斌已经开始担心自家老姐是不是被男人给骗了,咋看着家伙就不像是个普通人。 “他是你姐夫,我们已经结婚快三年了。”刘霞萍也没瞒着,轻描淡写的就把二人关系给说出口。 刘晓斌那叫一个目瞪口呆,惊叫道,“你说啥!你们都结婚三年了?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怎么叫开玩笑呢,你还不快叫人!”刘霞萍被自家弟弟的样子给逗笑了,推着他先进屋再说,毕竟这外头实在是够冷的,刘晓斌穿的也不多,鼻子都给冻红了。 刘晓斌只觉得十分尴尬,看着这位新姐夫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姐这咋说结婚就结婚了,都不给家里人说一声呢,前两天还有人跑到家里来给姐说媒,要不是因为这个,妈也不会担心姐都快二十二了还嫁不出去了。 结果现在人家告诉他,她都结婚三年了! 这不是扯淡嘛呢! “姐,你真没跟我开玩笑?”刘晓斌还是不咋相信。 刘霞萍好笑道,“有啥好开玩笑的,对了,你这回过来,我也正好跟你说件事儿。” 推着弟弟先进屋去烤火,刘霞萍让江景国在后头先把弟弟带过来的东西拿进来,别待会儿放在外头被人给顺手拿走了。 江景国只能无奈的去拿那些东西,看着外头那些家里的年货,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小舅子还真是能干,看着瘦巴巴的,这力气倒是不这少说也是两三百斤的东西,竟然真的大老远的一个人就给弄过来了。 麻溜的把东西收进去,江景国就看到自家媳妇儿从屋子里拿出来几件新毛衣。 他睁大眼睛,连忙凑过去看着她手上的毛衣,吃醋了,“小舅子一来,你就把我的毛衣给他啊,你可真偏心。” 刘霞萍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脸上却是笑着,“你说啥呢,这毛衣都是我给我弟打的,你的还好好放在柜子里呢,够你穿个好几年的了,瞅瞅你这小气样儿。” 江景国这才舒坦起来,笑道,“你这几年跟你家里的关系好像缓和了不少啊,我看那边让晓斌带过来的东西可不少,这回妈就这么舍得啊?” 刘霞萍顿了顿,摇摇头,“谁知道呢,这还是头一回给我送东西过来,以前都只是晓斌一个人来看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