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

“会不会太麻烦了,你不是还要训练吗?”刘霞萍皱起眉头,有些不赞同,虽说她也很像有人上下班接送,可是平日里的训练就很苦了,她怎么能再去麻烦江景国的休息时间? 江景国捏捏她的脸笑道,“没关系,就当做训练了,部队距离这边的路比较偏远,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来回骑自行车,我每天上下接送你就成。” 刘霞萍犹豫了一下,觉得他的确说的很有道理,“真的没关系?” “接媳妇儿上下班是天经地义的,你觉得你男人会被那么十几分钟的车程而累着吗?” 江景国好笑道。 刘霞萍点点头,“成吧,等冬天的过去了,你就别送我了。” 大冬天的天亮的晚,黑的也早,上下班的确不怎么安全,要是有人接送肯定比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来回走安全。 所以她也没拒绝。 至于以后,等把这周围熟悉了,或许就不用江景国接送了。 在老校长的带领下,刘霞萍和江景国把这所小学前前后后都逛了一遍。 她虽然以前是数学系的学生,可是过来当老师却不仅仅只是上数学课,因为学校的老师实在不多,却又有这么多个班级,因此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个老师同时给一个年级两个班的学生一起上课,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的节省教师资源。 刘霞萍除了要负责教数学之外还要教语文和美术。 虽说她自己画画也是个渣,但是教一群小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老校长知道她明天就能过来开始上课,便给了她一张手抄的课表。 她要上的颗都画了红色的标记,没课的时候倒是用不着急着来学校。 说着,老校长便带她去了教师办公室。 “我们这里的办公室只有一间,现在学校里的老师有一个请假了,其他的都在这儿,我带你们去见见。” 老校长笑眯眯的看着江景国和刘霞萍这一路上亲密的举止,也大抵能够猜得出来江景**人的身份。 刘霞萍连忙道谢,然后就跟着老校长后面去了教师办公室。 教师办公室是一间大约有二十来平米的屋子,里面放着十来张黑色的办公桌,看上去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十分的老旧。 除了在上课的五名老师之外,这会儿办公室里面还有3名老师,二男一女,看到老校长带着一男一女进来,立马站起来好奇的看着他们。 “这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叫刘霞萍,这几个是王东,刘昭,还有赵翔。” 老校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算是熟悉了。 刘霞萍连忙对着三位老师笑着自我介绍,这二男一女看上去并不难接触,甚至还有些憨厚老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喜欢算计人的那种性子,也不是喜欢找茬找麻烦的性子,这让刘霞萍稍稍松了口气,显然对未来的同事印象还很不错。 王东他们也纷纷热情的跟刘霞萍握手打招呼,看她打扮的不像是个乡下人,瞧着像是从大城市分配过来的,也难免觉得有些拘束。 四人寒暄了一阵,刘霞萍也简单了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丈夫江景国,原本看着她长得挺漂亮,眼睛一亮的男老师王东的眼神顿时就暗了下去。 显然没想到她这么年轻居然就结婚了。 “我还有事儿没有做完,今天就先回去了,刘昭,我们明天见吧。”刘霞萍叫的是那唯一一个女老师的名字,刘昭穿着灰色的棉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因为是北方人,倒是没她这么怕冷,但是因为衣服比较厚,也看不出来她到底是瘦是胖。 刘昭受宠若惊的点点头,脸红的应了一声好。 刘霞萍见状一笑,对刘昭的印象显然很好。 其他的老师还在上课,刘霞萍也就没有多等,跟未来的同事们告别后,才拉着江景国去购物。 “家里没有窗帘,得买些布回去,你觉得哪个颜色好看?” 刘霞萍拉着江景国站到卖布的地方,有些犹豫的问道。 “你喜欢什么色就买什么,我听你的。”江景国看着她发愁,对这些装饰屋子的东西也是个门外汉,只能让她自己做决定。 思来想去,刘霞萍扯了几尺米白色的布,干脆也不再问他的决定,然后又转道去买油盐酱醋之内的生活用品。 钱这玩意儿果真是不经花的,还没买到多少东西呢,这一整张大团结就被花光了。 刘霞萍还特意买了肉,因为快要过年了,这段时间倒是有不少养猪的农民出来卖肉,虽说比肉联厂的要贵点点,不过刘霞萍可不打算在吃食上面委屈了自己跟江景国。 等到终于采买完了东西,刘霞萍和江景国才提前去了镇口等王菊华和林小花她们。 结果刚刚到镇口上,就看到林小花正在跟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妈拉拉扯扯的,显然在吵架。 江景国见状,顿时皱眉,“这是怎么了?” 王菊华这么好的脾气也被林小花给气的黑了脸,冷下脸道,“有的人想占便宜没占着,现在找人家麻烦呢!” 那中年大妈看到一个牛高马大的小伙子走过来了,并且显然是林小花那边的人,顿时就嚎着嗓子叫起来,“我这个老婆子命苦哦!咋就碰上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哟!几个年轻人就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人!呜呜!老婆子我不活了!” 这镇子又不大,来来往往的都是相互认识的人,有什么外来者人家一看就觉得眼生,刚开始跟着大妈吵架的不过是个瘦小的女人,周围看热闹的倒是没好出声,可这回儿瞧着对方都出来了一个小伙子了,跟那大妈认识的人自然也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熟人被欺负。 “白婶子,你说啥呢,咱们都在这儿,哪里容得了他们这些外来的欺负你,你放心,今儿我倒是要瞅瞅谁敢欺负你!” 一个体型壮硕的汉子直接走了出来,一脸横肉的看向江景国,“喂,你们还没有点儿良心,欺负一个老人家好意思不?” 江景国冷冷的扫了一眼林小花,才对着那汉子道,“你误会了,我不是帮她的,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能不能跟我说说?” 刘霞萍连忙将江景国护在身后,横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插到这种麻烦里面干啥? 虽然清楚江景国是要对林小花的安全负责的,不过她实在看不上这个军嫂,从王菊华那里得知了经过后,才笑着对那个白大妈说道,“大妈,不好意思啊,这是我们的同伴,她这人就是这样子的,你别跟她计较,你放心吧,她说的那些事儿你别理会她就成。” “刘霞萍,你这是啥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说的话就跟放屁似的对吧?” 林小花双手叉腰,顿时就不干了,一脸凶相的冲着她发火。 要不是这回是江景国开车带着她们出来采购的,她还真不想理会林小花这种人。 瞧着她居然还敢冲着自己发火,顿时就气笑了,“林小花,你连个长辈的便宜都想占,你丢不丢人啊把你家男人的脸都给丢光了,我要是你男人,早就把你踹了,瞧瞧你这幅德行,还真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欠着你的是吧?!” “刘霞萍,你有种再给我说一句试试!”林小花气的脸都红了,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这么指着鼻子教训,她也是一肚子的火气。 刘霞萍冷笑一声,“我就是说你不要脸,欺负人家一个做长辈的,你就庆幸人家儿子媳妇儿现在不在吧,不然看看你今天能好好的回去不!”说着她冲着王菊华和另外一个军嫂叫道,“你们把她拉回去,脸都被丢光了!” 王菊华她们也知道自己都是代表的部队的脸面,刚才林小花的这幅德行的确给新来驻地的部队脸上抹黑,要是真的被这里的人闹到部队里去了,别说林小花了,就是她们都要受到牵连。 因此也不顾林小花的挣扎,连忙将她拉到车子上,不准她下车。 林小花嘴巴里自然也是没有干净过,不停的问候着刘霞萍的祖宗十八代。 江景国听得脸色一黑,一脚就踹到车门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而在车内的林小花顿时就被吓得差点哭了出来,根本不敢再乱吆喝了。 “不要脸!”刘霞萍暗暗瞥了一眼林小花,这才吐出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来跟那位白大妈道歉,“大妈,真是不好意思,那个人的脾气就是那么臭,她弄坏的东西我赔给您吧,你算算一共多少钱。” 说起这件事儿,也是砍价闹得。 王菊华她们来镇上逛着,就打算买点菜好回去吃。 北方的大冬天本就是被冰雪覆盖着的,根本没有啥新鲜的蔬菜能够吃到,唯一能够吃到的也就只有白菜,就这数量还不多。 因此一到这个时候,蔬菜的价格就非常的高。 白大妈卖的这些白菜都是自己在暖屋子里种出来的,数量也不多,这个时候拿出来卖就是为了赚一点钱补贴家用,没想到却遇到了林小花这么一个祸害。 白菜在南方的价格便宜,几分钱就能买两斤,可是在这边却不然,因为天气寒冷,蔬菜本就供不应求,私人卖的白菜都跟大米一个价格了,这还是因为最近上面的政策送些,允许私人做买卖了,才有这么一个便宜的价格,要是再早两年,黑市上的蔬菜在这个天气下怎么都得六七毛钱一斤! 而林小花从南方过来,根本就不知道这边的行情,还以为这边的蔬菜也跟那边是一个价格呢,本来打算买上一斤白菜回去吃的,没想到却被白大妈报的价格给吓着了! 两毛钱一斤,她咋不去抢呢! 林小花一听到这个价格,顿时就炸了,说白大妈欺负她一个外地人,专门报高价,一下子就把人家的白菜给摔烂了,还想走人。 白大妈自然不可能放她走,毕竟她的菜都被摔了,林小花要是走了,谁来赔啊? 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自然就吵起来了。 知道事情经过的刘霞萍也十分的无语,你嫌弃人家的价格贵不买不就行了呗,干嘛吃饱了撑的还去摔烂人家的菜,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白大妈见着这事儿有人愿意解决,这脸色才好了不少,不过她也不是喜欢坐地起价的,摔烂的白菜还是给她算的两毛钱一斤。 刘霞萍掏了六毛钱,把白菜都买了下来,才笑道,“大妈,您也别生气了,这天冷着呢,把菜卖完了赶紧回家休息去吧。” 白大妈拿到了钱,这气儿自然也就消除了,乐呵呵的拉着刘霞萍的手笑道,“闺女,你果然是个好人啊,我劝你跟你那个朋友别走得近,这种人不是啥好东西,就知道占便宜,别以为我不知道呢,她把白菜给摔烂了,就是想让我低价卖给她,我才没那么傻呢!来来来,这颗白菜算大妈送给你的,我就喜欢你这种乖巧的小姑娘。” 刘霞萍尴尬的笑了笑,还是头一回有人说她乖呢。 不过这颗白菜她自然也不能真的收下,跟白大妈推据了一会儿,还是还回去了。 这一颗白菜少说也有两斤,怎么着也是好几毛钱,能买几斤大米了呢,她怎么能白拿人家的东西。 江景国这边倒是已经把那些摔烂的白菜重新捡起来,收拾好放在她新买的菜篮子里。 白大妈又是把她一顿好夸,才放刘霞萍她们离开。 周围的人群见着没热闹可看了,也就散去了。 刘霞萍这才黑着脸重新返回车上,看着骂骂咧咧,充满恨意的瞪着她的林小花,冷笑道,“林小花,你自己不要脸了,麻烦别拖累了咱们成不?这些白菜我会让景国给你们家男人送过去的,这钱自然你也得给我拿出来,你那点小主意,真当人家大妈是个傻瓜看不出来呢?你别把所有人的都当傻子,就以为你自己最聪明!” “刘霞萍,你别他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我请你帮我了吗?我呸!”(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289

下一篇   第289章 被家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