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判决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94章 判决

“黄小云,你来干什么?” 刘霞萍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站在自己面前的黄小云,又看了看她的儿子乐乐。 乐乐今年也有**岁了,看上去也是瘦瘦小小的,留着鼻涕,时不时的还用袖子擦,但是却越擦越脏。 这会儿在学校里东瞅瞅西看看的,显然十分新奇,而她母亲看到刘霞萍后也十分的惊喜,“嫂子,你真的在这里上班呀!那可太好了,你看我们家乐乐都快九岁了,还没个上学的地方,你能不能跟你们学校的校长说说,让我家娃儿也来上课?嫂子,我知道你是这里的老师,肯定有法子的对不?” 刘霞萍脸一黑,无语道,“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乐乐的户口不在这里,你想要把他弄到这边来上课的话,只能去问问校长有没有啥办法,我只是一个新来的老师,哪有那么厉害?” 黄小云一听这话顿时愁眉苦脸,“我男人去问啦,校长说户口不在这个地方那就得交择校费,好贵来着。” 刘霞萍叹了口气,择校费自然是一笔巨款,对于黄小云来说肯定是舍不得,要不然也不会来找自己了。 “我是真没办法,要是这学校是我开的,你把你一双儿女都弄进来上学都成,可我就是一个初来乍到的老师,自己都没混熟呢,怎么帮你呀?” 她摇摇头,拿着手上的教案,淡淡道,“我还得去给学生们上课了,你再见。” “哎,等等啊嫂子,我这话都没说完呢!”黄小云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局促道,“嫂子,我也知道我这是为难你了,你看看这样成不?我把乐乐丢给你,你平时上课的时候带着他,让他听听就行了,然后你下班的时候再把他带回来。” “这可不行啊,小云嫂子,我知道你是为了乐乐着急,可是我这也真没办法,这哪儿都有规矩,我要是帮你带着乐乐上课,那明天部队上面的那些有孩子的嫂子都要来找我了,你也体谅体谅我,这事儿真不能这么干。” 刘霞萍想也没想的直接拒绝了。 笑话,这种麻烦事儿她怎么可能往自己身上揽? “再说了小云嫂子,这部队上不死说了,要弄一个教学班吗?到时候让乐乐跟着其他孩子一起去教学班上课也是一样的呀,虽然没有学校里面的教学正规,可认字的话还是不成问题的,乐乐要是好好学习,以后你可以直接带着他去户口所在地考试,没准还能跳级上学呢。” 黄小云当然知道教学班的事儿,她男人也跟她说过了,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家儿子这么聪明,要是被教学班的那些熊孩子们给拖了后腿咋整? 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跟着刘霞萍靠谱,只是这想要把她给说动还真难得很。 黄小云也不是傻子,哪能不清楚刘霞萍顾忌着什么,只是她还是想要让她带着自己的儿子,她儿子这么聪明,一口肯定是有大出息的!要不是她男人是个无父无母的,老家根本没啥人,她就带着娃儿回老家去了,哪里会千里迢迢的带着孩子来随军,还连累的娃儿连学都上不了。 越想,黄小云这就越是气。 看着刘霞萍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埋怨。 刘霞萍装作没看到,淡笑道,“小云嫂子,这我是真的不能跟你聊了,我还得去上课呢,咱们回头再聊哈。” 说完,她也不等黄小云开口,直接拿着教案匆匆的去了教室。 黄小云气闷的抱着孩子,转动着脑子,想着该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娃弄到学校里面来。 她可是跟镇上的人打听过了,这学校的孩子还包一顿早饭呢! 这乐乐要是能够在学校里面带着,没准连饭钱都给省了。 可是刘霞萍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还真拿她没办法。 这位团长夫人的脾气可没她长得那么温柔,这要是发起火来,还真叫人心里发憷。 瞧瞧那个林小花就知道了,这么多年骑在谭副营长的头上作威作福,结果跟她对上没多久就被谭副营长结结实实的收拾了一顿,这两天连门都没有出呢。 虽说部队里没有关于谭副营长家暴的话传出来,可是那天林小花回来后跟谭副营长吵架的声音,还有孩子的哭声可都是掩盖不了的! 刘霞萍很快就把黄小云母子俩丢到了脑后。 虽然这些人都是江景国战友的家属,可说到底也是无亲无故的,她可没那么多闲工夫给自己揽麻烦。 这每天上课的时间长着呢,自己都累的不行,怎么可能再去为了别人的孩子浪费自己的时间? 不管哪个黄小云有什么法子,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上完一整天的课,总算是挨到了下班的时间,刘霞萍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却被付老师给叫住了。 “刘老师,你还记得今天的那个毛豆豆吧?” 付老师笑眯眯的说道。 刘霞萍点点头,“恩,怎么了?” “说起这事儿啊,其实是这样的,中午的时候那孩子的饭不是被别人端走吃了吗?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个例,今天高老师去问了下,有好几个孩子都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几个老师就商量了一下,打算在学校里面弄个小食堂,让学生们缴纳饭钱,然后我们负责给每一个孩子打饭,这样就能保证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吃到饭菜,而不会饿肚子,你觉得咋样?” “这个想法不错。”刘霞萍点点头,弄个小食堂的话,倒是有些像后世的学校里面的食堂一样,食堂被人承包了,然后学什么自己买饭买菜吃,也不会出现今天中午毛豆豆这样的情况。 毕竟这饿上一两顿还好,可若是饿久了,孩子们也遭不住。 刘霞萍曾经也是有过孩子的女人,自然是见不得这样的事情发生。 付老师见她点头,脸上的笑容更大了,“现在呢,我们的想法是这样的,你看看这些孩子们啊,平日里穿的也不暖和,就连早饭都是省着跟中午一起吃的,我今天跟高老师算了算,一个孩子差不多一周有一块五毛钱的生活费,要是只吃中午那一顿的话,肯定是够了的,就跟早上给学生们派馒头一样,反正做饭买菜也花不了几个钱,要是缺的话,咱们这些做老师的每个月一人补贴一块钱也是够得,让学生们能吃饱肚子就行了。” “这事儿可以,我没什么意见,要是有方案出来的时候,我可以帮忙。”这种事情,刘霞萍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参与的,毕竟都是为了学生们好。 “那成,这件事儿我去跟校长还有其他老师们说下,等我好消息吧。”付老师高兴的拍手走人了。 刘霞萍笑着摇摇头,要是真的能够让每个孩子能够吃上每顿饭的话,一个月补贴一块钱而已,对她也算不上什么,她很乐意捐助。 回去的路上,刘霞萍就把这件事儿跟江景国说了。 没想到他却是皱起眉头有些不赞成,“你们把这件事儿想的太简单了。” 刘霞萍一脸茫然,“我觉得挺好的啊。” “我的傻老婆啊,你当那些孩子们每个人都能够拿出一块五毛钱出来吗?你以为这是跟你们上大学一个样子,还有补贴啊?”江景国想让想的比她想的更深,“这边的老乡家里大多都有三四个孩子,少的也有两三个,这里土地贫瘠,交通又不方便,老乡家里基本没啥存款,能够勒紧裤腰带供养一个孩子上学就不错的了,你们所想的每个人都有一块五的生活费那根本不现实,因为很多孩子都是自己带着家里的粮食,身上根本没几毛钱,身上会有一块五生活费的学生,家境在这个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刘霞萍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这几年她因为自己摆摊赚钱的缘故,小金库里面也存了万把块钱了,也算的上是一个万元户了,自然也没为钱发愁过。 江景国几年前离开的时候就把工资本给了自己,她一直也存着没动,这几年里面也有个几千块钱了,所以他们家还真不缺钱花,所以她也忘记了,这个年代,很多人甚至可怜连饭都吃不起。 “也是……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刘霞萍轻叹一声。 看着那些挨冻受饿的学生们,她其实心里也不太好受。 若自己有钱的话,她肯定愿意捐助这些孩子们的午饭,可是她现在存的这些钱根本就不敢动用。 她以后跟江景国也要生孩子的,自然也要为以后的宝宝考虑。 自己是从小吃过苦的,前世安安小时候也是跟着她吃过苦,虽然吃食上没有缺过,但也吃的不是很好,重来一世,她存着钱就是想着能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好日子。 “对了,今天黄小云都找到我学校里来了,这部队上不是要开教学班吗?怎么她又跑来了?”刘霞萍不想再想这个问题,甩甩头便说起了黄小云的事儿。 她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跟江景国讨论各自一天都干了些什么,就算是聊天的内容十分枯燥,二人也是乐在其中。 毕竟严格的说,他们现在才算是新婚不久呢! “她跑去找你了?”江景国蹙着眉,脸色有些严肃,“今天已经通知了各个家属关于教学班的事情,看来黄小云是不死心。你别理她就行了。” “我当然没打算理她,她又不是我的谁。”刘霞萍打了个哈欠说道,整个人都靠在江景国的身上,就跟个树袋熊似得,“今天上了一天的课,嗓子都说的冒烟儿了,看来明天我得自己带个水杯上,今天我一口水都没喝上。”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给你送过来啊。”江景国闻言,顿时有些心疼的要去给她倒水喝。 刘霞萍笑眯眯的,也没拦着,等男人特意给她倒了水,冲了蜂蜜才笑道,“我也没想起来,不然肯定给你打电话。” 蜂蜜水虽然有些烫口,可是这么冷的天儿,放个一分钟就可以喝了。 江景国看着她双手捂着被子,乖巧的不像话,心里一软,却是沉声道,“对了,那个叫何珊珊的女人判决结果下来了。” “是什么?”刘霞萍闻言立即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终身监禁。”江景国吐出这四个字,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么严重啊!”刘霞萍惊讶,倒不是同情何珊珊,毕竟这是她自作自受,应得的惩罚,只是想起她儿子,却是有些不忍。 毕竟那么小的孩子,就要背负着一个坐过牢的母亲的包袱。 前世她就知道一个父亲是杀人犯,坐牢被枪毙的孩子,长大后阴沉沉的,跟他说话也觉得凉飕飕的,而背地里的名声更是糟的一塌糊涂,听说在学校里面也是被受欺负。 那孩子有这样一个母亲,可是被害惨了! “最近上面政策严着呢。”江景国冷声道,“终生监禁也是便宜她了,她敢对你下手,就要有受到惩罚的觉悟,对了,那三个人也是同样背叛终身监禁,这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那是他们活该!”想起那晚上的事情,到现在刘霞萍还是心有余悸。 还好那晚上江景国及时回家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放心,有我在,以后没人敢欺负你。”江景国抬手将她揽入怀里,另一只手却是轻抚着她的肚子,“什么时候你才能给我生个孩子出来。” “我也想给你生一个啊,可是这也急不得嘛!”刘霞萍抿唇一笑,喝光了蜂蜜水,就趴在江景国身上耍赖不起来了。 实在因为这家伙就像是一个大火炉一样,夏天抱着热死人,可是这种严寒的天气却是绝佳的天然暖炉,她真舍不得离开。 江景国倒是不在意她把冰凉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反而帮她褪去鞋子,顺带着帮她捂着冰凉的脚。 这捂着捂着,两人就有些擦枪走火,没一会儿这屋内就传来一阵阵交杂的喘息声。(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294章 判决

下一篇   第295章 付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