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 炮灰媳妇当家

第297章

不是笑笑。 刘霞萍皱皱眉,“咱们这里住的都是部队家属对吧?” “不,还有一些老乡也住在附近,不过距离咱们还是有些距离。”江景国面无表情,他也不愿意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自己战友的家人们,不过他们家的腊肠就在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丢了也的确事实,以往虽然听说过经常有家属不见东西,可是他还未遇上过。 “啧,算了,也就是一两节腊肠而已,这天冷的,咱们先回屋吧。”刘霞萍摇摇头,哪能不清楚男人这是在想什么,打了个哈欠直接进屋,先把晚饭给干掉再说。 家里遭了贼,江景国出门也不过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这会儿足够那贼处理好赃物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刘霞萍也不愿意让自己男人为了一两节腊肠就在外面挨冻,偷了就偷了呗,反正她也不是很爱吃那玩意儿。 相对于这种腊肉,她还是比较喜欢吃新鲜的。 江景国若真的要查,肯定能查出到底是谁偷了他们家的腊肠,可部队就这么些人,男人们都是出生入死的弟兄们,他就算是真的查出来谁是那个贼,难不成还能闹到别人家里去不成? 虽说刘霞萍也挺不待见这种小偷小摸的人,可是不得不说,为了面上好看,这事儿还真不能拿到大庭广之下来说,人家要是承认了,彼此也尴尬的很,可要是打死都不承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欺负人呢。 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两节腊肠而闹得人尽皆知,所以不管那个贼到底是谁,就当喂了狗好了。 刘霞萍现在心胸越发的豁达,根本不愿意为了这种小事儿影响到心情。 江景国见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便也懒得再追究,只是打算回头就把家里的锁给换了,以后进出门随手关上也不怕再进贼了。 次日,刘霞萍一大早就起床了。 外面的雪已经积的很深,走在地上都得小心一脚踩滑。 王菊华把安安丢给韩毅带着,一大早就过来找她去镇上一起买菜。 刘霞萍觉得王菊华这个人还是可以深交的,因此跟她说话的时候也就带了几分随意,聊着聊着,就把昨天家里进贼的事儿跟她提了。 哪晓得王菊华满脸惊讶,“你们家腊肉丢了啊?你还真不着急,那可是肉啊!” “急有啥用,就算找着了,难道还真能上门去要回来啊?偷东西的那人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要是拿不出证据来,人家打死不承认,到时候难堪的还是我们家老江。” 刘霞萍不在意的打了个哈欠,这大冷的天儿她还真不想起床。 “也是。”王菊华想想也的确如此,只是为她感到肉疼。 这年代家家户户想吃肉还舍不得吃呢,这一丢就丢了一两节腊肉,真是想想都心疼。 但是再看看刘霞萍不在意的脸色,王菊华也不由想到了之前丈夫提起刘霞萍以前干的那些事儿,不由问道,“嫂子,听说你以前是做生意的?” 刘霞萍点点头,“也不算是生意,就是挣点零花钱。” “挣点零花钱也好啊!”王菊华羡慕道,“我也想挣点儿零花钱呢,你看我们家,一大家子就指望着韩毅他那点儿津贴,他爸妈也没个工作,屋里还有个没嫁出去的小姑子要养着,真是想想都心烦的很,一个月下来,存到手里的钱连十块都没有,你说我这以后还要养安安呢,也不知道啥时候才是个头。 我那小姑子你也认识吧?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难缠,你说她哥一个月也就那么点儿津贴,她隔三差五的就要钱买新衣服。 这嘴上说的好听,这钱都是找她爹妈要的,可她也不想想,她爹妈拿的钱不还是咱们家韩毅的嘛!” 王菊华满脸愁容,叹道,“我最近也琢磨着弄个摊子啥的,可是却没啥经验,怕赔了钱,嫂子,你以前做过这种事儿,能不能给我传授传授经验?” 刘霞萍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惊讶道,“你这是要去摆摊子?这大冷的天儿你受得了吗?” “唉,有啥受不了的?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嘛!” 王菊华提起这事儿倒是真的心里难受。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她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没办法阻止自己男人去孝顺父母吧? 所以,这钱怎么都是捏不住的。 “这……我也不知道北方人都喜欢吃什么东西,你要是想摆摊儿的话,就得自己去打探下市场,看你是要在镇上摆摊儿还是在县里去,这不同的顾客群关系到你的利润问题呢。” 刘霞萍迟疑道,正准备继续说下去,就瞧见林小花牵着她闺女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哟,嫂子你们这是要去镇上呢?”林小花看她们俩拿着菜篮子,顿时高兴的说道,“我们家里正好缺油了,嫂子,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打点油回来,这钱我回头给你成不?” “林小花,我也只带了菜钱,身上也没油票呢,可能不能帮你带了,反正这离镇上也没多远的距离,你自个儿去呗。” 王菊华一副为难的样子,直接就把林小花的请求给拨了回去。 林小花暗骂了一声这个婆娘挺会拒绝人的,然后又将期翼的目光落在刘霞萍的身上。 刘霞萍可没王菊华那么好的脾气,淡淡的开口道,“我身上的钱也不够,帮你买油可以,你把油钱和油票给我吧。” 林小花脸上的笑容一僵,“我这身上正好没带着呢,嫂子,你先帮我垫着呗,回头我立马给你。” 刘霞萍摇摇头,“这可不成,我身上的钱也不够,也没拿粮票,看来是帮不了你了。” 林小花皱起眉,“嫂子,你不是以为我不会给你钱和票吧?你看看我林小花是那样喜欢占便宜的人吗?!” 刘霞萍神色冷淡的看向她,眼神里明晃晃的闪烁着‘你就是这样的人’。 这可把林小花给气的,当下也不装了,冷下脸来哼声道,“瞧你这小气的样子,还是江团长的媳妇儿呢,也不怕丢了江团长的脸面!稀奇你帮我买似得!” 气急败坏的丢下这句话,林小花就拉着自己女儿走人了。 刘霞萍轻笑一声,淡淡的看着这母女二人离开。 “这林小花可真有意思,前两天你们俩才吵了一架呢,今天她就跟个没事儿人似得。”王菊华捂着嘴笑起来。 “这种人就是脸皮厚,只要有好处谁会管你是不是有矛盾啊。”刘霞萍不在意的摆摆手,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王菊华咯咯笑道,“嫂子,我发现你的脾气还真直,根本不怕得罪人似得,你知道最近咱们部队里其他的军嫂们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刘霞萍这才有了几分兴趣,“怎么说我的?” “说你清高呢!”王菊华笑道,“不过这些老娘们说的话你也别在意,她们就是喜欢在人家背后七嘴八舌的,看你年轻又漂亮不说,还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不知道有多羡慕呢,之前打着跟黄小云一样目的的军嫂也不在少数,说到底,她们就是嫉妒你。” 刘霞萍没接话,脸上的神情淡淡的,说不清楚到底介不介意。 王菊华观察着她的脸色,才笑道,“我也就是多说了那么一嘴,嫂子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我不会介意这种事儿,别人心里怎么想的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毕竟这日子是自己的,又不需要她们帮我过。”刘霞萍摇摇头,看向前方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这样的场景,也就只有在北方这样的天气里才能瞧见,真是一种别样的自然美景。 王菊华也不吭声了,两人默默的朝着前方走着。 到了镇上,虽然天气寒冷,但是街上倒是挺热闹的。 刘霞萍跟王菊华去买了几斤新鲜的猪肉,反正这冰天雪地的也不怕肉会放坏,干脆就多买了点儿囤着吃。 刘霞萍还琢磨着要买点儿肉回去剁饺子呢,便多买了几斤,顺便还把猪骨头买了两根回去,这大冷的天儿炖上一锅骨头汤,那喝着才叫一个舒坦! 王菊华倒是买的少,买东西都是提前计划好了的,也不会乱用钱,就跟上辈子的她似得,总是在钱这一方面斤斤计较着,要不然这娃儿大了以后缺钱的地方也就多了,可不得省着嘛? “刘老师!” 刘霞萍正打算再买些土豆回去,忽然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她回头一看,就瞧见毛豆豆惊喜的朝着自己跑过来。 “刘老师,你也出来逛街呢?” 毛豆豆跑到她面前,惊喜的问道。 刘霞萍点点头,“嗯呢,这么冷的天儿,你也出来逛街?” 毛豆豆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我是跟着奶奶一起出来卖东西的。” “哦?你们卖什么?” “自家弄得蜂蜜!”毛豆豆叫道。 “蜂蜜?”刘霞萍一惊,“这个天气,你们家都能弄到蜂蜜呀?” “嘿嘿,是我爷爷之前自己养了一些野蜂,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奶奶说就把蜂蜜拿出来试试卖着,看看能不能换些钱。” “豆豆,你带我去看看你们家卖的蜂蜜,老师打算买些回去。” 想着家里的蜂蜜也不多了,再加上毛豆豆这孩子的确瘦巴巴的可怜,让刘霞萍起了几分怜悯之心,便打算照顾他家的生意。 毛豆豆高兴的应了声,连忙带着她去自家的摊位上了。 “奶奶,我带老师来买蜂蜜了!”毛豆豆高兴的冲着自己奶奶叫道。 毛奶奶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农村老太太,脸上满是被时间刻画过的痕迹,手上也是一层层的茧子,一看就知道是做惯了农活儿的。 听到孙子说这是他老师,毛奶奶连忙站起来,有些局促的露出一个笑容来,“老,老师,我给你装点儿蜂蜜回去喝,咱们家豆豆在学校里面还要请你多多照顾呢。” “不用了毛奶奶,我是过来打算买些蜂蜜的。”刘霞萍连忙摆手,“你这蜂蜜怎么卖的?” 毛奶奶摇摇头,“不要钱,你拿着。” 刘霞萍自然不会去占这点小便宜,毛豆豆的家境看上去并不好,这大冬天的还跟老太太一起出来卖蜂蜜,她本就打着照拂一下子的心思,怎么能白拿人家的东西? 只是这还没说出口呢,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一旁响起来,“这不是刘老师吗?怎么,你也来买蜂蜜啊?” 说话的正式付梅付老师。 毛豆豆看着她一出现,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僵,显然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付梅倒是不介意,反而蹲下身来看着他们祖孙二人摊位上的东西笑道,“毛豆豆,这蜂蜜是你们家卖的?咋卖呀?看在我是你老师的份上,便宜些呗?” 毛豆豆抿着唇,有些不乐意,但是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倒是他奶奶看到又是一个老师出现了,干巴巴的说道,“老师,送,送你,不要,要钱。” “毛奶奶,你这里的蜂蜜我都要了,我就按市场价给你吧,也不占你家的便宜。”刘霞萍神色冷淡的扫了一眼付梅,当下就拿出几块钱来把毛奶奶摊位上的蜂蜜全买下来了。 毛奶奶一看到这么多钱,顿时急了,“用不着,这,这么多!” “奶奶,这是市场价,不多的。”刘霞萍笑了笑,自顾自的把蜂蜜都给收起来。 付梅见状顿时不乐意了,尖声笑道,“刘老师可真有钱啊,这随手一买就是全包,你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江景国知道吗?” 刘霞萍闻言一冷,淡漠的看着她,“我老公知不知道好像不管你的事儿吧?” 付梅咯咯笑起来,声音却越发的尖利,“说起来你还不知道吧?我跟江景国好早之前就认识了。站在以前旧友的角度上,我说这话也是为了你们家好啊,毕竟,江景国一个月津贴也不多,你花钱花的倒是爽快了,让他吃啥去?” 刘霞萍算是看出来这个付梅是为啥要针对自己了,感情还是为了男人,想到这里,她轻笑一声,“我吃啥,他就吃啥,毕竟是夫妻,我总不会饿着他的,你说对吧付老师?”(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296章 进贼了

下一篇   第2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