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招待 - 炮灰媳妇当家

第304章 招待

毛豆豆哭的鼻涕眼泪都糊成了一团,可把刘霞萍也吓得不轻。 瞧着跪在自己面前,惊慌失措的小孩儿,刘霞萍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来,皱眉道,“怎么回事儿?好好说话。” “刘老师,我爸爸从山坡上摔下来了,呜呜,治病要好多好多的钱。”毛豆豆伤心的掉眼泪,时不时的还吸吸鼻子,“奶奶已经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但是人家还说不够,呜呜,没有钱治病我爸爸会死的,刘老师,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刘霞萍依旧是一头雾水,实在是这小孩口齿不清,还一个劲儿的哭,断断续续的她只是听了个大概。 毛豆豆又哭哭啼啼的说了一遍,刘霞萍这才听清楚,忍不住问道,“你爸爸在哪儿?” “在卫生院。”毛豆豆毕竟是个小孩子,他爹从山坡上摔下来的时候头破血流的,要不是正好。无.错。一个村子里的人从那里路过,没毛豆豆他爸不是流血过多死了,就是给冻死了。 大人们忙起来也根本顾不了小孩,毛豆豆也是听其他的小孩说爸爸没钱治病会死,才急急忙忙的冲到学校来找刘霞萍。 毕竟在他的眼里,刘老师是他认识的最温柔也是最有钱的一个人了,除了求她,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霞萍皱皱眉,“哪个卫生院?镇上的吗?”。 毛豆豆抽抽搭搭的点头。 闻言刘霞萍起身,“我去给校长说一下,然后陪你走一趟,看看你爸爸的情况。” 毛豆豆顿时感激道,“谢谢刘老师!” 刘霞萍随手摸摸毛豆豆的头发,便大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并不是因为她圣母心发作,而是看到毛豆豆这幅伤心的模样,她脑海之中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出了当初安安知道韩毅开车开到悬崖下面的死讯时露出的模样。 她不是圣母,可若毛豆豆的父亲真的需要钱救命,她也不会一毛不拔,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去死。 但她也没那么傻,凡是总得亲自看看才放心。 毛豆豆领着她直接就去了镇上的卫生院。 这个小镇的卫生院不算大,总共也就小两层,里面穿着白大衣的医生在各个病房里进进出出,显然忙的不可开交。 孩子的哭叫声,老者的喘息声,在这个狭小的卫生院里听得清清楚楚。 而刘霞萍也很快的就见到了毛豆豆的父亲。 “豆豆,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不都是给你请假了嘛,你还乱跑个啥!” 毛奶奶一看见豆豆回来,立马就黑着脸训斥起来。 毛豆豆倒是泪眼汪汪的,委屈道,“奶,我去学校找刘老师帮忙了。” 毛奶奶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还有一个熟悉的人,顿时一惊,连忙挤出一丝笑容来,“刘老师,你咋来了?” “听豆豆这孩子说,他爸爸出了事儿,所以特意过来看看。”刘霞萍环视着这间挤满了人的病房,目光却是落在一个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跟毛豆豆又几分相似的壮汉身上。 “唉,也不是啥大事儿,医生说养养就好了,都是这孩子大惊小怪,还劳烦刘老师跑一趟。”毛奶奶愁眉苦脸,显然儿子受伤让她心情有些苦闷。 刘霞萍这才微微松了口气,随后无语的看了一眼眼角还带着泪珠子的毛豆豆,忍不住撸了一把他的头发,“没事儿就好,豆豆可能被吓坏了。” “奶,爸爸没事儿嘛?”毛豆豆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是闹了一个乌龙,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毛奶奶叹了口气,揉揉孙子的头发,“你爸健康的很,么事。” 刘霞萍这才放下心来,笑道,“既然这样,我把豆豆就送过来了,这两天先在家里好好休息吧,我还有课,得赶回去呢。” 毛奶奶一脸的不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了,老师。” “没什么。” 刘霞萍摆摆手,转身就准备走人,可没想到正好会在这里看见付梅? 她顿觉奇怪,刚才付梅不是拿着教案出去上课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镇上的卫生院里? 只见付梅这会儿的脸色有些难看的很,手里拿着一张单子不知道再跟医生说什么,神情十分的紧张与愤怒。 刘霞萍皱皱眉,不想跟付梅撞上,所以便也没有急着冲过去,只是安静的在门口待了一会儿,看见付梅走人了,她这才走过去。 “真造孽哟,一个好好的大闺女这么年轻干啥不想要孩子,这么年轻的就想打胎,对以后生娃的影响可大了……” “可不是嘛,我看她面生的很,口音也是外地的,该不是跟着人家私奔跑到乡下来的吧?” “呸呸呸,你说啥呢,好了,还有病人液都没输呢,你还不快去看看。” …… 刚才与付梅谈过话的医生嘀咕的声音正好传入刘霞萍的耳中。 她内心震惊:付梅居然怀孕了?! 可她明明还是未婚呢! 一头雾水的回到学校,正好看见付梅正拿着杯子出来,看到她的时候眼神一冷,就像是淬了毒液一般,然后便趾高气昂的转身回屋了。 刘霞萍不由十分的无语,这个女人的敌意还真是来的莫名其妙,难不成是孕期综合证? 耸耸肩,她也懒得去管,反正跟付梅的关系并不好,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暗搓搓的打着自己老公的主意呢,她可不想去关心这种妄图破坏自己美满幸福生活的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 很快,付梅未婚先孕的事情就被刘霞萍丢到脑后去了。 周五的时候顺带回去买了些菜。 无非就是冬白菜和土豆,新鲜的猪肉也买了十斤,肥瘦适中,甚至还特意买了几匹猪肋骨,这拿回家的时候,可是遭了不少人的围观。 到了周末,刘霞萍一大早的便起来开始忙活了。 今天家里要请客吃饭,刘霞萍自然也想好好做一顿给自家男人长长面子。 这宴请战友,酒水自然是少不了的,不过她也没敢多买,毕竟这里是部队,还是悠着点儿比较好。 一大早起来,她就先把调料都给备齐,整整齐齐的放在厨台上。 紧接着就开始切肉。 她已经琢磨好了今天要做个啥出来吃,她的手艺之前只能说的上是一般,可是经过秋叔的一番指点后,那可叫一个进步猛速,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做饭的手艺是真的好。 首先她打算先熬汤。 汤是特意买回来的两根筒子骨,已经打碎了放在锅里,放了两片姜去腥味儿,然后又把方媛给她寄过来的干海带给泡好了,放在大锅里面,倒上满满一大锅的水,然后什么调料也不放了,就这么放在火上开始煮。 骨头汤无非就是一个鲜字,也是需要熬上好几个小时的,要是讲究点儿的,熬上十二个小时都不成问题,那样熬下来,所有的精华都在那一碗汤里面了,不过这来吃的人多,刘霞萍自然也不会这么麻烦的只为了熬那么一碗汤,这大冬天的还是要大家一起喝个热乎的才舒坦。 几匹猪肋骨都是已经剁好了的,刘霞萍打算全部都用来做糖醋排骨。 糖醋排骨做着简单,所需要用到的调料种类也不多,在这个物资匮乏的,调料也不齐全的年代,做好了可就是一道美味。 这几年刘霞萍也没少做糖醋排骨吃,所以早就熟练了。 至于五花肉,她打算切成片炒个回锅肉,一部分用来切块烧土豆吃。 至于蔬菜方面,刘霞萍也没有吝啬,直接从几位好友那儿挑挑选选了一些菜干出来。 干豇豆打算用来炖猪蹄,干木耳可以泡发好了做木耳肉丝。 江景国甚至好运的买回来了两条两斤多重的草鱼,刘霞萍也没打算做汤,干脆去了中间骨后,把肉鱼肉切成薄片,打算到时候做一道酸菜鱼。 她是地道的川省人,会做的大部分菜也都是川菜,不过在老爷子那里也学习了不少其他的菜式,考虑到有人不喜欢吃酸菜鱼的话,另外一条草鱼正好拿来红烧。 王菊华也早就知道他们今天要请客吃饭,因此起床后给安安喂了糊糊,就专门过来帮忙了。 “嫂子,这都是你弄得?” 王菊华过来的时候,刘霞萍正好还在切鱼片呢,她的刀工不算差,因此每一片鱼肉都切的薄厚差不多,这会儿放在盘子里,打算等最后的时候再做酸菜鱼。 因此,王菊华过来得时候看到的就是大部分已经处理好的食材,瞧着这除了肉还是肉,也不由咋舌,“嫂子,你这可真是大手笔了,咋全都是肉啊!” “这天气,蔬菜比肉还难找呢,给你们吃肉你还嫌弃了?”刘霞萍把鱼肉放好,开玩笑似的说道。 王菊华乐呵呵的就挽起袖子过来帮她弄菜了,“你们家的凳子估计不大够,我已经跟芳嫂子和其他几家打了招呼了,到时候会把桌子和椅子都搬过来,免得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你不说这事儿我都还差点忘记了!”刘霞萍这才想起这件事儿来,顿时喜色道,“菊华,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王菊华捂着唇直笑,“嫂子你弄了这么多肉来招待我们,我说谢谢都来不及呢,这点小事儿而已,有啥可谢的。不过嫂子,你这一顿花的钱可不少吧?别把咱们都当外人,这一顿简直比过年还丰盛了,待会儿他们过来还不得吓死。” “这反正也快要过年了,咱们都是一个部队上的,提前吃一顿好的又咋了?” 这么多肉放在这个年代,只怕是过年都吃不上的,虽说部队里的食堂不会亏待了这些战士们,可事实上部队每顿的荤腥可也不多呢,这还得是靠着部队自己养的猪啊鸡鸭啥的支撑着,这要是没有的话,估计战士们也只能隔三差五的才能吃上一顿。 部队里的福利的确不错,这也是为啥有的军嫂知道食堂每顿中午都有肉吃都不乐意自己煮饭的缘故。 毕竟,哪怕是一道荤菜的油水,买回来的话,把油提炼提炼还能炒第二顿呢,对于家庭负担很重的军嫂们来说,这的确是个能吃到荤腥的好办法。 能像刘霞萍这样子一口气买这么多肉回来招待客人的还真没人能够拿得出这个手笔来,也难怪昨天那些军嫂们看到刘霞萍买了这么多肉回来一个个兴奋的样子了。 两人正说着,就又有军嫂过来帮忙了。 因为家里的炉子不够,有人还主动把自己家里的炉子也拿了过来。 没一会儿这小小的地方就挤了五六个军嫂,一边做菜一边聊天,可真是热闹极了。 刘霞萍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倒也不显得慌乱,而是井井有序的把每一道菜的食材都准备好,然后该咋样的就咋样,等着一群人收视出来的时候,男人们这个时候也勾肩搭背的朝着这边走过来了。 “来的人这么多呀!” 刘霞萍没想到原本计划的二三十个人最后加上军人的家属差不多都有四十个人了。 光饭桌就准备了3张。 男人们坐着两张桌子,军嫂们就带着有孩子的坐另外一张,外面的屋子摆不下,另一张桌子就摆到了里面,虽然拥挤了些,不过人这一多起来也的确是热闹的很。 再加上还有小孩子在里面逗趣,屋子里倒是欢声笑语的。 “这嫂子可真舍得,我瞧着刚才全是肉呢,还真都把咱们当成肉菩萨了啊?”王爱国依旧是那么大的嗓门,为人也最逗趣。 嗅着那一阵阵的香气,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忍不住说道,“为了嫂子这一顿,我可是连早饭都没吃呢,嘿嘿,说起来也有好久没有尝到嫂子的手艺了,实在想得馋了。” 刘霞萍这会儿正把一道道菜往桌上放。 男人们的桌上菜的分量那是相当的足。 虽说菜式不多,可是分量却吓死人,刘霞萍还特意蒸了米饭和馒头,不管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反正都能伺候道。 听到王爱国这么说,另一张桌上的林小花也忍不住酸溜溜的开口,“这嫂子可真有钱,这么多肉呢,得花多少呀!”(未完待续。) 第304章招待:

上一篇   第303章 现实

下一篇   第304章 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