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纠缠 - 炮灰媳妇当家

第304章 纠缠

林小花语气酸溜溜的,是个人就听得出来她话里的意思。 刘霞萍和王菊华忙着上菜,其他的几个军嫂也不好意思坐着都在帮忙,就她一个人呆在孩子,先拿着筷子吃起来。 男人们向来粗心大意,根本没把这件事儿当回事儿,刘霞萍倒是听出来林小花语气里的酸气,但是她也不想跟着这么一个浑人浪费口舌。 “你们先吃,别客气,要是不够的话,我还弄了面条,你们谁要吃就叫一声。” 刘霞萍忙完了,在围裙上擦擦手,才跟王菊华她们入座。 女人们坐在里屋的那张桌子里,外面的两桌子全是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吃菜,时不时的夸赞一下刘霞萍的手艺,倒是热闹的很。 而这满桌子的菜,几乎没有一个全素的,分量不仅多,那明晃晃的肉更是不少。 刘霞萍只能庆幸自己还好多买了几斤肉,否则就这么多人估计还真不够吃的。 为了凑够份子,她还把腊肉都切了一整条。 “嫂子,你手艺可真好,这都能开店了!”王菊华首先就尝了一口红烧肉,立马就被那味道给征服了,肥而不腻,却又好吃的很,还有那糖醋排骨,也让她觉得十分美味,真是看不出来,嫂子居然还有这种手艺! 王菊华的眼神亮晶晶的,就差把崇拜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其他人也纷纷夸起来,“这比咱们老家那边的大厨子手艺还要好,嫂子你能不能教教我做做这个糖醋排骨?” “还有这个酸菜鱼也好吃!” 一个小孩大声叫道,虽然才五六岁,可是却已经懂得怎么说话了。 小孩的母亲被逗乐了,不过因为草鱼刺儿多,她也不敢一个劲儿的给孩子喂,只是问道,“嫂子,这个鱼用其他的鱼也可以做吧?” “什么鱼都可以做的,你们要是喜欢,有空了我可以教你们。”刘霞萍今天也真的高兴,乐呵呵的说道。 其他原本还觉得她这个人有些不大好接触的,倒也对她改了观念,倒是觉得她挺平易近人的。 一时间军嫂们纷纷聊起天来,就连黄小云和林小花也没说啥,只是看着这些军嫂们一个劲儿的夸着刘霞萍,心里有些不爽,干脆就把这股气儿都发泄在食物的身上,那是一个劲儿的吃着肉。 而笑笑本来也是乖乖的在林小花怀里吃着饭的,不过她是个坐不住的,眼珠子在屋内瞎转悠,突然叫道,“我要吃糖!我要吃糖!妈妈,我要吃糖!” “你这死娃子,这会儿吃饭呢,谁给你糖吃,别叫唤了。”林小花脸一黑,训斥道。 笑笑鼓着脸,指着刘霞萍说道,“这个阿姨家里有糖!我要吃!” 林小花一愣,其他的军嫂也是愣了愣。 不过很快,这眼神之中便多了一份鄙夷,也就只有这种没家教的孩子会当着人家主人的面儿要糖吃了。 刘霞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也不好跟一个小孩子计较,毕竟这里的孩子也有五六个呢,她抿了抿唇,冲着孩子们笑道,“先乖乖吃完饭,呆待会儿阿姨再给你们发糖吃哦。” 乐乐的眼睛一亮,理所当然的叫道,“我要两份!” 刘霞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是她跟一个孩子记仇,只是现在她的确对这个孩子一点好感都没有,因此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笑便去逗弄王菊华怀里的安安去了。 这里所有的孩子里面,她果然还是最喜欢安安的。 这个小家伙今年虽然才两岁多,不过却很懂事,平常也少闹腾,还会冲着她卖萌。 尽管心里清楚此安安非彼安安,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爱屋及乌。 黄小云上回丢了脸,对自己儿子也恼怒了几天,这会儿看着儿子说话没人理,心里也不大舒坦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嫂子,上回是我们家乐乐不懂事儿,但他也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你跟他计较个啥啊。” 刘霞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孩子不懂事儿不是撒谎的借口,你一个当妈的不好好趁着孩子还能教育的时候管管,还这么纵容他,迟早会把她给害了。况且,就算乐乐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可我又不是他妈,也没有那么必要要将就她把?” “你!”黄小云一噎,瞪着眼睛。 刘霞萍却是冷淡道,“行了,今天本来就是请你们来吃饭的,爱吃吃,不吃就走,谁将就你啊。” 她这话一出,桌子上顿时就安静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刘霞萍的脾气居然这么直,竟然就把话给说出来了。 原本还觉得她脾气好的军嫂们也不由看向了被气的不轻的黄小云。 这个时候都能闹腾起来,还是跟团长的老婆僵着,她还真不是一般的蠢啊。 黄小云铁青着脸,到底是没有在这个时候离开。 外面的男人们兴致正浓呢,她要是这个时候突然抱着孩子走了,肯定会打扰到他们的雅兴。 上次她老公已经为了乐乐的事儿跟她发过脾气,差点还把乐乐给揍上一顿了,这要是再闹出事儿来,肯定没好果子吃。 刘霞萍也不去看她,虽说心里清楚黄小云这个人也挺可怜的,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主动去欺负人家,可偏偏是她来三番四次的找茬,她又不是圣母,干嘛要忍着? 黄小云可怜,难道就是她找茬的借口了? “好了好了,难得这么高兴的日子,还有这么多好吃的菜,有啥好闹的,快吃菜呀,别待会儿凉了。” 华芳作为这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军嫂,连忙开始打圆场。 暗道这黄小云真不会做人,但也觉得刘霞萍这么说却是有点儿伤人家的面子。 黄小云忍着气,便开始埋头吃饭。 不过那脸色却怎么都不太好看,明明是平日里都舍不得吃的肉宴,可是她此时此刻却觉得味同嚼蜡一般。 林小花倒是悠哉的很,抱着自己的女儿一边给她喂饭,一边打量着刘霞萍他们睡得这间屋子。 被子什么的都是新的,炕头上还摆着她常用的雪花膏以及没有织完的毛线。虽说屋内的陈设简单,可是却透着温馨,最重要的是,都是新的! 一顿饭除了出了一点点的小意外也算得上是宾主尽欢,女人们早早地就吃完了饭,外头的男人们却是吃了好几个小时。 期间,刘霞萍不得不出去帮他们热热冷掉的菜,然后再回到屋内跟王菊华聊天。 “嫂子,今天的事儿你也别放在心上,黄小云那个人就是嘴巴贱了点儿,其实人并不坏的。”王菊华抱着安安坐在炕头上,嘴里还嗑着瓜子。 这瓜子是她自个儿炒的,也是大老远的从川省带过来的,这会儿正好聊天的时候嗑,也不显无聊。 她怀里的安安则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嗑瓜子,时不时的还张张嘴,可是他那几颗小乳牙哪能吃瓜子呢,刘霞萍瞧见了,就去给安安拿了一板奶片出来。 王菊华也没客气,坐在炕上看着她织毛衣,瞧着那尺寸忍不住说道,“嫂子,你这是给谁织的呢,这么小?” “之前给景国织了件毛衣还剩下了些,我看着正好还能给安安织一件小背心,就顺手织了,当过年的礼物了。” “这,这哪行啊!”王菊华瞪大眼睛,没想到这居然是给自己儿子织的,顿时就不好意思了,连忙摆手拒绝。 刘霞萍却是笑道,“反正也就这么点儿毛线了,丢了也挺可惜的,给孩子织件背心也不浪费,有啥不好意思的呀。” 王菊华苦笑,“嫂子,虽然我不识货,可是你这毛线也不便宜吧,我哪能占你这个便宜,要不待会儿我把钱给你也成。” “王菊华,你再跟我说这个可就见外了啊,好歹我跟你们家老韩也认识好几年了,这些年景国不在家,他们也没少照顾我,我给他儿子织件小背心咋了?” 刘霞萍故意虎着脸,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王菊华闻言顿时慌了,“好吧好吧,那就谢谢嫂子了。” 说着她捏捏儿子的脸包子,笑道,“安安,快跟刘婶婶说谢谢。” 小家伙现在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呆呆愣愣的就奶声奶气的吐出两个字来:谢谢。 刘霞萍看着安安肉嘟嘟的小脸,心头一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说起来跟江景国也发生过好几次关系了,也不知道现在怀没怀上。 “嫂子,你放心吧,这孩子迟早都是能怀上的,千万别急。” 王菊华见着她的动作哪能不明白这个?安抚的笑道。 “我也不是急,就是觉得有个孩子家里也挺热闹的。”刘霞萍脸一红,却是叹了口气。 …… 转眼,天气仿佛更冷了,放眼看去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外面的雪也积了不少。 刘霞萍上完最后一节课就打算回家,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付梅正对着自己男人一副泪眼汪汪像是被江景国欺负了似得。 “哎!刘老师,那不是你老公嘛!” 刘昭跟她一同出的办公室,远远地也瞧见了这一幕。 刘霞萍微微皱眉,应了声,但是也没急着走过去。 刘昭瞅了她一眼,好奇地问道,“原来付老师跟你老公认识呀?” “听说是以前在大院里认识的,不过好像不太熟。”刘霞萍对付梅并没有什么好感。 毕竟哪个女人会对一个正觊觎着自己的男人的女人有好感呢? “景国哥,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为什么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呢!为了你,我特意让舅舅把我调到了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教书,可你为什么说也不说一声的就结婚了?” 付梅眼睛红红的,看上去伤心极了,“我来的时候,江叔叔还特意让我照顾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结婚的事情,景国哥,你一定不喜欢那个姓刘的对不对?不然为什么连江叔叔都不知道这件事儿?!” 江景国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没有表情。 他仿佛把付梅当成了一直在耳边嗡嗡直叫的苍蝇,根本没有理会,直到看见刘霞萍跟刘昭出来,眼睛里才多了一抹光彩,毫不客气的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付梅,推着车走到刘霞萍面前。 “冻着了吧?” 看着她脸都被冻红了,江景国伸出温热的手掌捂了一会儿,才把帽子给她戴上,“今天回去煮饺子吃。” “恩。”刘霞萍淡淡一笑,也没问什么,也没去看付梅。 付梅见到这一幕却是刺眼极了。 尽管已经见过了很多次,可是瞧见这一幕,她还是无法接受。 她惦记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凭什么会对另外一个女人这么温柔! 为什么偏偏不是自己呢! “付老师,你没事儿吧?” 刘昭看着付梅那眼神觉得心里有点慌。 付梅回过神,江景国已经带着刘霞萍骑远了,这大雪天她却还是能够看得清楚刘霞萍紧紧的搂着江景国的腰。 那脸上的笑容对她来说,也是格外的刺眼! 冷冷的瞥了一眼刘昭,付梅直接转身就走。 “什么人啊这是,亏你还是个当老师的呢,这么不要脸的觊觎人家的男人,还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似得!” 刘昭被她的眼神弄得十分不爽,顿时就抱怨起来。 也没将这件事儿放在心上,悠悠的朝着自己家走去了。 “刚才她又缠着你了?” 到了家,刘霞萍才用一副故作不在意的口气问道。 江景国微微挑眉,看着她笑了笑,“怎么?你这是吃醋了?” “笑话!我怎么会吃醋!”刘霞萍立马否认,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梗着脖子说道,“反正你人都是我的了,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就算是再咋惦记都是白搭,我就不信了,她们还真敢破坏军婚了!” 江景国看着她这幅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就不怕是我先变心了然后在外面乱七八糟的搞吗?” 谁知刘霞萍听到这句话却是安静下来,随后扯了扯嘴角笑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我很清楚。” (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304章 招待

下一篇   第304章 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