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贵人多忘事 - 炮灰媳妇当家

第320章 贵人多忘事

江浩捂着被敲疼的地方摇摇头,然后继续吃饭。 江景国虽然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却也没有多想,就是觉得这孩子好像也有些眼熟。 简单的吃过中饭,江景国便跟刘霞萍离开了卫生院。 在去县上的时候,刘霞萍整个人都被包裹在江景国那件巨大的军大袄里面,感觉就像是一只移动的笨企鹅,在男人眼里怎么看都觉得可爱。 来的时候骑得是自行车,路上颠簸陡峭,江景国自然也不敢继续让刘霞萍坐自行车了,这要是颠着孩子了咋办? 所以两人干脆决定做大巴车去县里,反正车费也不贵。 这个年代,舍得掏钱做大巴车的人还是在少数,毕竟一块钱也是钱,小镇距离县上脚程也就一个多小时,为了省点钱,不少人都乐意用脚走去县城。 临近年关,这去县上的人倒是多了起来。 不过也都是镇子上家庭还算过得去的人家才回去县里,毕竟县城比小镇的物资更为丰富,虽然可能会贵些,可是过年嘛,大家也难得会大方一点。 之前的年货,其实刘霞萍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这回去县城就是想逛逛。 再加上刚刚得知自己怀孕,她更要出去逛逛,免得等以后肚子大起来,再想出来逛逛身子就不允许了。 路上有些无聊,刘霞萍便把边桥的事儿给江景国说了。 孰料江景国却是一点都不惊讶,“人本来就是多面性的生物,听你的意思,那个叫边桥的孩子从小就是被父母严格教养,对他的要求比较高,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所以再受到老师的一次批评后,被父母教训了,也让父母失望了,所以他心里很难过就把老师给记恨上了,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来恶心你们这些老师,倒不是不可能的。” 刘霞萍唏嘘,“这不是才刚刚恢复上课没几年嘛,边桥的家长怎么这么着急?” 江景国却是笑了笑,“望子成龙,是每个做父母的期盼,不过是他的父母有些着急了,这样下去迟早会让孩子起了逆反的心思。” 刘霞萍深以为然,道,“以后咱们的孩子可不能这么逼它,只要它健健康康的长大就行了。” 说这话的时候,刘霞萍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悔恨与怅然。 这让江景国悄无声息的攥紧了她的手,宽厚的手掌严严实实的将她的一双手遮住,沉声道,“一定会健康的长大。” 刘霞萍抿唇笑了起来,靠在江景国的身上,瞧着沿途的风景。 这北方的冬天虽然有南方看不见的大雪,冰天雪地十分的美丽,可是看久了就觉得也太过单调乏味,没什么稀奇的了。 路上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在车站下车后,刘霞萍就被江景国护着挤出了人来人往的车站。 别看这里只是一个小县城,人流量却不少,特别是车站靠着菜市场,更是拥挤的很。 刘霞萍许久没有感觉到这么热闹,倒也很稀奇,被江景国护到外面的时候才道,“也不知道这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美食,好想吃。” “有,我带你去买。”江景国笑笑,却是紧紧抓着她的手。 北方的小吃无非就是面食,有一家卖饼贴的,生意倒是很好。 江景国排了一会队才买了两个出来,递到刘霞萍面前,她顺便就咬了一口。 “好硬,不过很有嚼劲。”刘霞萍笑眯眯道,然后拿着饼贴慢慢啃。 这个县城不算大,主要热闹的地方就那么一个,其他的地方都很冷清。 江景国之前来过这里一次,所以带着她倒是挺熟悉的,刘霞萍说要买什么他就带着她去。 没一会儿他手上就是大包小包的提着。 不管是点心也好,还是干面条,就连菜种子刘霞萍也买了些。 当然,她也没忘记买鞋子,甚至还多给江浩也买了一身新衣裳。 江景国也不觉得她是个败家子,挣钱就是用来花的,只要他媳妇儿高兴,他就高兴。 两人转悠了一下午,才在天色还没黑下来的时候返回镇上,顺便又给江浩买了晚饭,至于王菊华已经抱着儿子回去了。 “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江浩看着突然多出来的新衣服和新鞋子,抿着唇,却是主动提起来道。 刘霞萍一怔,“你的伤还没好呢。” “这点小伤不算啥,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你不是说可以让我跟你们一起过年吗?” 江浩紧捏着拳头,眼神中带着期盼与害怕,却又因为死要面子而故意沉着脸。 刘霞萍看了一眼江景国。 的确,若是现在直接将江浩带回去的话,她也就不用总是往这里跑了,回去她也能方便的给这小孩子改善伙食。 对于江浩,她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或许是因为他的面貌跟江景国又几分相似,所以实在不忍心看着这孩子大过年的还一个人在外头流浪。 天下可怜的孩子多了去了,刘霞萍也不是什么孩子都要救济一下的。 就是觉得江浩挺合她的眼缘,忍不住想要多帮一把。 眼巴巴的看着江景国,虽然之前她说邀请江浩回去一起过年,可她还没跟男人说过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 江景国严肃的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我们住的地方是部队驻扎的家属区,你要是过去一起过年也不是不行,但是不能随意乱跑,否则要是被当成间谍抓起来,我不会帮你解决麻烦的。” 江浩不服气道,“我不会惹事儿,部队的规矩我熟悉的很!” “咦?”刘霞萍讶异的看向他。 江浩意识到自己似乎说漏了嘴,顿时就不吭声了。 江景国却不能当做没有听到,毕竟那是部队驻扎地,虽说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偷窃的军事机密,可也不容许来历不明的家伙随意出入。 他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严肃道,“你以前住过部队?” 江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撇过脸冷哼道,“贵人多忘事,你早就把我给忘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