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堂哥 - 炮灰媳妇当家

第321章 堂哥

江景国听到这话更觉得奇怪。 在收到上面的命令之前,他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又怎么可能见过江浩? 而来到这里之后见到的每一个人他都能够记得清楚,可是在他的记忆力,跟江浩见面的确是第一次。 江浩见他面无表情的不吭声,心里是说不出来的失望,喃喃道,“堂哥,你还真把我给忘了。” 堂哥? 还真是江家那边的亲戚呀! 刘霞萍蓦然瞪大眼睛,在江浩与江景国的脸上来回打量,这越开越觉得像是,之前的江靖宇若说跟江景国有一分的相似,那么江浩跟江景国便有七分。 原本她之前就在怀疑,只是想想这世界上撞脸的也有不少,可能只是她想多了,可没想到江浩居然认得江景国。 江景国则是目光冷冽的打量着他,许久之后才从自己那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个符合江浩的影子。 “你……是那个江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江景国诧异,总算是想起这个少年是谁。 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孩子应该是他二伯的儿子。 只是那几年他二伯母那边因为有海外关系被严格调查,最后因为受不了污蔑跳楼自杀了。 而二伯从小就身体不好,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长辈,只是曾经听那个老头子提起自己有个二伯,只是在小堂弟出生没多久就死了。 他十五岁的时候与小堂弟见过一面,那个时候江浩才几岁,因为长期跟着他外公生活,家境也不太好,所以长得比较瘦弱,不过在他的记忆里,江浩应该还在首都才对,怎么可能流落到这个偏远的小镇不说,还搞得这么狼狈? 刘霞萍之前救了江浩的时候,自然也将他的家世给江景国提起过,这会儿想起来却是有些不对劲。 江浩听到这话,顿时神色变得黯然起来,“爷爷当时被调到这边来,我就跟着过来了,没想打有人污蔑我爷爷说他是坏分子,然后那个村里的人就拉着我爷爷去批斗,最后……” 江浩的眼底闪过一抹恨意。 他虽然在毛家村住了这么多年,可是却无比的憎恨着那个地方。 要不是那些不要脸的村民,他爷爷也不会因为伤了身体一病不起,甚至他去求村长爷爷看病的时候,也以不给坏分子看病为借口拒绝了。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爷爷病死! 更为过分的是,在他安葬了爷爷之后,那些人居然还丧心病狂的将爷爷的尸体拉出来批斗,说什么要给那些小人看看坏分子的下场。 无论他怎么求那些人,那些村民都是冷漠的看笑话看热闹! 所以他恨,恨整个毛家村的人! 江景国敏锐的察觉到他身上凝聚的阴霾,看着这小孩面色阴厉,轻叹一声,“节哀顺变,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你。” 摇摇头,江景国拍拍江浩的小身板,“这次过年跟我们一起过,等来年让你堂嫂给你在镇子上租个房子,好歹也是我江景国的弟弟,总不能一直这么当个乞丐,去偷别人的饭吃。” 江浩被他说的有些害臊。 若不是真的饿的不行,他也不会去看偷盗这种事情。 更何况,他从来都是只偷毛家村人的东西,不管是毛豆豆也好,还是其他的毛家村人,他都光顾过。 每每瞧见他们丢失了贵重的东西和粮食气急败坏,丑态毕露的模样他就有种变态的舒服感。 “好了,既然是一家人,那么也就别说两家话了,你先收拾一下,待会儿坐你哥的车上,让他把你驼回去。” 刘霞萍也觉得江浩不是什么坏孩子,有那样的遭遇更是让她心生怜悯。 虽说那几年各个地方的人的确动荡,人心叵测,一句话就可能被安上敌特份子的罪名,就连她老家赵家乡虽然奇葩的邻居多了些,可是也不至于做到毛家村那种置人于死地的地步。 现在想想倒是毛豆豆跟自己提起江浩的时候语气里的愧疚,想来也是清楚是毛家村的人对不起江浩,所以才没有计较每次都被偷了午饭的事情,甚至也没有将这件事儿说出去吧? 江浩沉默的点点头。 虽然认了亲戚,可是说实在的刘霞萍跟江景国对自家的那些亲戚都没有什么好感,会让江浩跟他们一起过年,也不过是看这孩子一个人的确有些可怜罢了。 若以后观察出江浩也是个不安分的,他们自然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撵出去。 “既然认了我这个哥,有的事儿我不用多说规矩你也明白,少惹事儿多做事,要是你不安分,我一样不会留半分情面。”江景国严肃道,那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个阎王。 江浩本来就对这位堂哥有些崇拜,也清楚这位堂哥小的时候日子难过,所以倒也很乖巧的点点头,收起了身上的那些利刺。 问了医生,确认江浩可以回家养伤,刘霞萍跟江景国就把他给带回去了。 江浩果然还是个孩子性子,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见到了一回亲人,这话也就多了起来,十分粘着江景国。 而江景国虽然没心思哄一个小屁孩,可到底也是他弟弟,只要没有姓朱那边的血脉,他倒是不会过于在意,所以到也和颜悦色,自是始终板着脸,这大家长得威严倒是摆的很足。 安安的高烧也退了,王菊华便跟他们一道回去的。 一路上她显然心事重重,抱着已经睡熟了的安安一直没怎么说话,在了解到江浩是江景国的堂弟后也就不怎么关心了,只是时不时的发呆。 她这个状况,倒是让刘霞萍有些担心。 也清楚韩毅的所作所为让这个朴实乐观的女人寒了心。 只是想想韩毅那性子,虽然不至于愚孝,可是对家人看的很重。 当然,看重家人的男人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韩毅看的太重,反而有些分不清楚尺度了。 人与人之间再怎么亲密,但是却始终都有一个度,超过了一个底线那么就有问题了。 王菊华的性子跟前世的她完全不相同,看着她面色沉着冷静,在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之后还能够为自己打算,就知道她比自己厉害。 想想之前王菊华的提议,她倒是觉得可以帮她一把。 这女人手里自己有了钱,而不是一直靠男人养着,这自然也就有了底气。 毕竟,家庭主妇在家里的地位并不高,若是没有掌握家里财政大权的家庭主妇就更是得看人脸色过日子。 她前世就没少见一些家庭主妇因为在家侍奉公婆,还要帮着带孩子成天累死累活的却得不到自家男人的一句好话,反而还要遭受埋怨,连要个卖菜的钱都得被叨叨好久,日子过得憋屈极了。 可那些男人也不想想,若女人真的出去工作了,那家里的那一大堆破事儿又能谁来做? 让男人自己去做吗? 呵呵,说不准有些男人还会说家里的家务事儿本就是女人的分内之事呢。 所以跟江景国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很清楚男人不是那些沙文主义特别严重的人,但刘霞萍还是将家里的财政大权给握在手里的,同时还会培养江景国做家务的意识。 她倒不是说一定要自己做个饭就要江景国必须去洗个碗什么的,男人训练任务重的时候回来满身疲惫,她自然舍不得让他干活儿,她要的也不是男人真的把所有的家务活都给包圆了,而是他的一个态度。 想想今生前世两位丈夫的差别,再想想重生之初自己居然还打着要跟韩毅继续过日子的念头,刘霞萍就是一阵后怕。 还好,她没有重蹈覆辙,否则就白瞎了自己重来一世的机会了! 一行人终于回到家,王菊华就先走了。 刘霞萍把火盆给烧起来,江景国则是背着江浩去他们的炕上休息。 毕竟被打的不轻,身上也没多少人,摸着全是骨头,这孩子还是得好好养养,否则以后老了可要遭罪的。 刘霞萍想着自己现在怀孕也不能胡乱吃一些中药,而之前自己来这边的时候还买了两幅养身子的药还留着呢,正好可以让给江浩喝。 江景国把江浩给安置好以后,就开始把他们今天买回来的东西都提了进来。 外面那些在院子里烤火的老娘们瞧着他们又是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拿,羡慕嫉妒的不行,自然也难免说几句酸溜溜的话。 刘霞萍却不在意那个,江浩身上没什么换洗的衣服,正好这套新的要先给他洗了,暂时只能穿穿江景国的衣服。 而刘霞萍之前闲着没事儿的时候织毛衣也多织了两件,稍微改改就能让江浩穿好几年。 毕竟男孩子长个子本来就快,这小子现在才是十三四岁这个子就有她高了,以后没准能长到江景国这么高呢。 所以毛衣还是改大一点,反正也经穿。 至于鞋子,刘霞萍买了几双手工做的毛靴回来,自己一双江景国一双,倒是没有准备江浩的,毕竟之前也没想到这孩子还真是他们家的亲戚。 年货那些,刘霞萍分好了类别后就通通的放到柜子里给锁上了。 上回家里丢了两节腊肠后,她就觉得这随时进出门都要锁门的话也不太方便,这边的人也喜欢串门子聊天,显得这样亲近。 虽说军嫂大多都是性格淳朴老实的,可总是有那么几颗老鼠屎在里面蹦跶,手脚也不太干净,这些食物还有贵重的东西,她自然就不敢放在外面了。 屋子里的气温终于上升了些,江景国就在外面的这间屋子里给江浩搭了一架行军床,睡他一个人足以。 不过因为天气干冷,他还在外面放了一个火盆,稍微打开了下窗子通气,晚上又不会太冷,正好能睡人。 忙活到晚上的时候,江浩缩在自己的床上,盖在厚实的棉花被子,身体暖洋洋的,心里也是涌起一股暖意。 最初的时候他就认出了堂哥。 那时候江景国还天天在接送刘霞萍上下班,几乎是第一眼江浩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后来有几次他故意跑到他面前去晃悠,结果发现堂哥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自己了,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却没那么死皮赖脸的去叫哥。 若不是这次意外的话…… 江浩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听着隔壁堂嫂的笑声,脸上带着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笑意就慢慢的睡着了。 刘霞萍怀孕了。 这件事儿没过多久部队的人就知道了。 宣扬出去这件事儿的人自然是大嗓门王爱国。 实在是因为他们团长这些天训练的时候居然都是笑着的! 一向苟不言笑,常年板着一张脸的人居然在训练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就笑起来,这仔细想想肯定就是家里出了什么好事儿啊! 王爱国作为一个八卦爱好者,立马就去团长家转悠了一圈,直接就从刘霞萍那儿把话给套出来了。 所以很快的,整个团的人都知道他们团长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嫂子你这可真有福气啊,没想到这个时候就怀上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军嫂们也纷纷上门来道贺,顺道在这边嗑瓜子聊天烤烤火。 林小花和黄小云这两个人也自然来了,笑眯眯的在她家里转悠了一圈,发现好东西都没在外面,屋里倒是有几个上了锁的大柜子,顿时撇撇嘴,暗骂刘霞萍是个小气鬼。 “这怀了身子,这大冷的天儿就别随便出去了,省得出事儿,等这头三月过去了,再出去好好的活动下。” 华芳也为刘霞萍他们高兴。 你说这两口子都二十多岁了,要是在早几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作为从小看着江景国长大的瓜子聊天烤烤火。 林小花和黄小云这两个人也自然来了,笑眯眯的在她家里转悠了一圈,发现好东西都没在外面,屋里倒是有几个上了锁的大柜子,顿时撇撇嘴,暗骂刘霞萍是个小气鬼。 “这怀了身子,这大冷的天儿就别随便出去了,省得出事儿,等这头三月过去了,再出去好好的活动下。” 华芳也为刘霞萍他们高兴。 你说这两口子都二十多岁了,要是在早几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作为从小看着江景国长大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321章 堂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