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上门 - 炮灰媳妇当家

第328章 上门

江景国知道她的秘密! 刘霞萍整个人都处于发懵的状态,虽然没有明着说,可是那秘密显然是二人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戳破。 她没有去想江景国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前世的事情,只是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刘霞萍心里乱糟糟的,一九八二年的最后一夜,她彻夜未眠。 江景国自然也没有睡着,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声,男人轻叹一声,只是将她揽入怀中。 两人心思各异,新年的第一天,刘霞萍并没有过年的喜悦。 江景国知道她是一时半会儿想不通,也缓不过来,便没有逼她。 反正现在这人也是自己的媳妇儿了,就算还有前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也跟韩家没有任何关系,只能是他江景国的人! 江浩倒是敏锐的感觉到了这夫妻俩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大对劲,(无—不过看着二人跟平常似乎也没啥区别的样子,便也把那股异样给忽视了,安安心心的吃自己的东西。 自从跟着堂哥回来,江浩可就再也没有饿过肚子,现在这种日子,简直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因此心里对堂哥夫妇也是十分的感激。 大年初一,部队里面也有小孩买了些炮竹回来放,呆在屋子里就能够听到外面时不时的冒出一阵爆竹声,江浩闲着没事儿拿了两个土豆出去烤着吃,蹲在火堆旁边听着其他军嫂们闲着没事儿聊聊天,突然就听到一个小孩叫起来。 “有车车来了!” 在火堆边上烤火的都是一群小屁孩,没怎么见过外面的车。 江浩虽然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回首都,可小时候的记忆还是有些的,看着那辆驶入部队的黑色小汽车,皱皱眉,“这咋像是首都那边过来的车子?” 大年初一,也都是各家团员在一起的时候,不少人都朝着那车子看去,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来部队。 这时,车子也在家属居住区外面停下,从上面走下来一名十分年轻的女子。 女子穿着厚厚的纯色小棉袄,能够看见里面穿的是一件高领的白色毛衣,而下身则是一件的确良做的加棉棉裤,一双黑色的雪地靴,倒是看起来十分的清爽而不显得臃肿。 女子背着一个黑色小皮包,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微笑,迎着新年第一缕阳光,精致的容貌几乎让不少小孩都看迷了眼睛。 “妈妈,那是小仙女吗?”。 有小孩悄咪咪的问道,可是声音却老大,惊动了那女子。 只见女子走过来,亲昵的摸摸小孩儿毛茸茸的脑袋,问道,“小朋友,阿姨可不是小仙女,阿姨过来是找你们团长叔叔的,你知道团长叔叔住哪间屋子吗?”。 小孩呆呆的看着她,“我知道。” 女子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一颗糖果塞到小孩的手里,“能带阿姨过去吗?”。 “好!”小孩得到糖果,立马喜笑颜开,一溜烟的就朝着江景国住的地方跑去。 江浩只觉得这女子十分的眼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看着周围嘀嘀咕咕起来的大妈大婶们,想了想,从火堆里捞出自己的那两个土豆,就连忙跟着回去了。 等他们到了门口的时候,刘霞萍还在准备午饭。 秘密被人知晓,她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矛盾。 既是感到松了口气,又是提起了心。 江景国知道自己的那些事儿,会不会在意自己曾经嫁给过韩毅的事儿呢? 毕竟韩毅是他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而她以前却是韩毅的老婆。 “嫂子。” 江浩走进来,就看到自家嫂子拿着一块腊肉在发呆,连忙叫醒她。 刘霞萍一愣,回过神来才看到江浩,然后注意力又被他身后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给吸引了注意力,“江浩,这个是?” “我不认识她,不过她是来找我哥的。”江浩把一个热乎乎的土豆塞到她手里,然后在她耳边一阵嘀咕,“嫂子,你可要小心啊,我觉得这个女的对我哥不怀好意。” 刘霞萍被他逗笑了,“什么不怀好意啊,你一个小屁孩懂啥呢!” 笑着,刘霞萍将土豆和腊肉放在一边,才看着这位站在门一直打量着屋内的女人,“这位同志,你来我们家是有什么事儿吗?”。 女人这才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勾起一丝笑容,“您好,刘霞萍同志,我是江景国的青梅何娇娇,这次过来是特意给他送年礼的。” 青梅? 刘霞萍挑挑眉,这个女人看来是真的不怀好意呢,谁平日里自我介绍的时候还得加个青梅竹马进去? 更何况,她姓何。 刘霞萍不由想到王菊华曾经跟自己提起过的那个姓何的女人,据说一直都缠着她男人的女人就是她? “你好何同志,先进屋坐吧,我们家老江出去串门子去了,吃饭的时候才回来。” 何娇娇眯眯眼,笑道,“那成,刘霞萍同志不介意我在这儿一起跟你们吃一顿午饭吧?对了,这些都是我从老家那边带过来的东西,江叔叔要给景国哥的东西我都一起顺便带过来了。” 何娇娇把手里的两个大袋子放在地上,然后自顾自的就开始拿出来进行整理,似乎她才是这个屋子的女主人一样。 刘霞萍就跟看跳梁小丑似得看着她拿着那些吃的喝的放在桌上。 “对了,这个是我在上海买的奶粉,这玩意儿可比麦乳精好喝多了,刘同志你一定没有见过吧?这奶粉里面据说含有大量的钙,给景国哥喝着正好。 对了,还有这双皮鞋,也是我给景国哥买的,真不好意思,因为没想到刘同志你也在这里,所以就忘记给你也买一双了。 还有这个,是我托我哥哥从国外带回来的羽绒服,里面可都是鹅毛绒呢,别看这一件,也得要两百多块钱呢。” 何娇娇面上带笑,每每拿出一件东西就像是在跟土包子炫耀似得,一口一个景国哥。 刘霞萍听着刺耳极了,但是意外的却并不生气,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何娇娇是专门过来给她添堵的呢。 “这咋好意思,两百多块的东西我们家景国可不敢收,就算是何同志你叫我们家景国一声哥,可毕竟不是亲兄妹呢,这么大的花销我可不敢代替我们家景国接了。” 刘霞萍也干脆一口一个我们家景国,气的何娇娇暗暗咬牙,不过面上的微笑却是越发的浓郁了。 “这有什么,不过就是几百块钱而已,我们何家这点钱还是不缺的,更何况,景国哥的家境本来就挺好的,穿着几百块钱的衣服我还觉得有些配不上他呢。” 何娇娇把那件羽绒服比划着,笑道,“我也有好久没有见到景国哥了,这尺寸还是之前我替景国哥量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小。” “不会,我看着正好合适。”刘霞萍看着何娇娇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笑道,“就算是不合适,我给他改改也行,既然何同志跟我们家经过关系不错,那嫂子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那一句嫂子,让何娇娇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起来。 尽管之前来的时候已经计划好了要让刘霞萍无地自容,可是却始终都改不了这个女人已经嫁给了江景国的事实! 原本还想要炫耀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何娇娇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整个人瞧着倒是有些阴沉。 江浩看她面色不大对,悄无声息的将自家嫂子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她。 毕竟他嫂子现在可是孕妇,还没有过那什么三个月的安全期呢,要是被这个女人发疯弄出啥事儿来,伤着他小堂弟小堂妹咋办? 而江浩也终于记起来了这个何娇娇是谁。 不就是那个弄得他家破人亡的何家的闺女嘛! 他咋说这么眼熟呢,搞了半天是仇人! 江浩沉着脸的模样,倒是跟江景国有的一拼。 何娇娇这才仿佛看见了江浩似得,诧异的问道,“这位小同志是谁?” “我是江景国的堂弟江浩,怎么了娇娇姐?这才几年啊你就不认识我了。”江浩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目光却是带着一丝恨意。 何娇娇一愣,脑子里迅速的翻到了关于江浩一家子的记忆,顿时有些心虚起来,面上却是不显分毫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堂哥的家,我在这儿住着怎么了?何娇娇,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是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呢。”江浩意有所指,可是何娇娇却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冷意。 她打了个寒颤,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以为已经死了的小屁孩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顿时犹如被雷击了一般。 而看到了何娇娇之后,江浩也才终于想起了一件被自己遗忘了许久的事情。 这件事情,还与他的堂哥有关! “原来,原来是这样,居然这么巧啊。”何娇娇没了最初的自信,看着江浩有些发愁。 江浩却是没有理会她的心思,只是冲着她抬了抬下巴道,“何娇娇,我哥现在已经跟我嫂子结婚了,你跑来又想干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拿着你的这些东西,回去吧。” 何娇娇抿着唇,却是冷静道,“浩弟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几年前的事儿我是真的不清楚,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又知道多少?” 刘霞萍在一旁听着她们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打哑谜,倒是没有急着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只是安安静静的观察着这个叫何娇娇的女人。 人如其名,真的是十分娇气的一个女孩儿,人也长得很漂亮,正值年轻气盛,处于一个女孩最美好的年华中。 最初进屋的时候,就是一副登堂入室的架势,直到看到了江浩后,这气势才降了下去。 她肤色很不错,看得出来是经常保养得缘故。 也侧面说明了她所言不虚,家庭条件的确很好。 难怪之前王菊华会让自己小心一些,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这从小就被娇宠着长大的女孩就是比她后天才开始养生的人要有资本的多。 那皮肤看上去吹弹可破,说话的声音也很甜美,一般的男人只怕都受不了这么一个美女的勾引。 只可惜,她遇到的是一只死脑筋,江景国可没那么肤浅。 刘霞萍笑道,“好了江浩,你看看客人上门这都还没喝口水呢,你去给何同志倒杯水,然后去把你哥叫回来。” 江浩冲着何娇娇凉凉一笑,“好,嫂子你小心点儿,我这就去叫我哥。” 说着,江浩就匆匆的出了门。 而这时,何娇娇似乎才像是松了口气似得。 “何同志随便坐,吃瓜子吗?”。 刘霞萍拿出一副招待客人的架势来。 何娇娇笑着摆手,“不用了刘同志,我这次过来就是专程见见景国哥的,他之前出任务去了,我都好几年没看见他,这回来了,说什么也得跟着他好好的玩几天。” 刘霞萍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似乎根本没看出何娇娇的目的,“的确得让我们家景国好好的陪陪你这个朋友,不过这毕竟男女有别,我怕人家也说些闲话对何同志你的名声不好,这样吧,何同志你要是想在外面逛逛可以叫我,我陪你一起去。” 何娇娇再次恢复了之前虚伪的笑容,“哪能麻烦刘同志呢,我只要景国哥陪我就好了。” 刘霞萍手撑着脑袋,“这可不行啊,就算何同志你不在意你自己的名声,可我也得为我们家景国想想,你说他一个有妇之夫怎么能跟一个大美人独自相处呢,这就算是没发生什么,一些嘴碎的也能编排出个啥来,对我们家景国的声誉可不好。” 何娇娇听着她这话,也品出味儿来了。 淡淡一笑,“我跟景国哥从小青梅竹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刘同志,你没有资格阻拦我跟景国哥一块儿相处。” 刘霞萍闻言却是嗤笑一声,也不给对方留面子了,笑道,“我是江景国的妻子,结婚证都领了快三年了,我怎么就没资格阻拦我家男人跟一个不怀好意的女人在一起相处呢?” (未完待续。) 第328章上门:

上一篇   第328章 上门

下一篇   第289章 想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