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轻生 - 炮灰媳妇当家

第347章 轻生

王博学三个转学生也算得上是关系户,他们的爹妈根本不管,就连老校长也是无可奈何,她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没那么多精力去挨个教育这三个孩子,还不如安安心心的回家养胎算了。 在卫生院休息了一会儿,刘霞萍就跟着刘昭一起走了。 刚到学校门口,就看见门口外面杵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江景国?” 刘霞萍瞪大眼睛,惊喜的看着那人。 冰天雪地里,江景国穿着一身军绿色十分的显眼。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才偏过头,朝着刘霞萍她们看过来。 “你没课?”江景国看她脸色不太好,微微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刘昭偷偷的瞅了一眼这男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同事的丈夫,可每次她都觉得刘霞萍很厉害,对着这么一个气势逼人的男人也能过日子,果然不愧是一名大学生。 “别提了。”刘霞萍顿时垮了脸,闷闷的开口,“我打算不上班了,呆会儿就去辞职。” 江景国听到这话更是惊讶了。 要知道,之前他也跟自己媳妇儿提起过先辞职或者停职的事情,可是刘霞萍脾气挺倔的,觉得自己肚子还没有大起来,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小心翼翼的呆在家里,硬是要去学校,害得他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忧心忡忡的,就怕学校里面的那些学生太捣蛋,把她给撞着了。 “发生什么事儿?”若不是有什么事儿发生的话,刘霞萍绝对不可能这么果断的就要辞职。 刘霞萍张了张嘴,实在说不出口。 对待三个孩子她居然都只有避让的份儿,说出来她都觉得有些丢脸。 好歹她也是个老师呢。 刘昭见着了,立即就把今天的事儿给说出来了,末了还道,“还好刘霞萍当时没有摔倒,不然像付梅那样,肚子里的孩子可就惨了。那三个孩子家里还有点钱和关系,咱们当老师的也没办法,所以现在你这情况辞职也挺好的。” 江景国脸色一暗,眼底闪过一丝薄怒。 不过在校门口到底没说什么,只是跟着她们俩进了学校。 刘霞萍一回办公室,已经熟悉起来的老师们就纷纷问起来情况,得知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儿,才笑着打趣。 老校长也在办公室里面,听到这话微微松了口气,要是刘霞萍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有什么事儿的话,这事儿可就真的难办了。 “校长,我有事儿要跟您说。” 刘霞萍看着其他同事们都准备去上课了,她才开口。 老校长一怔,看着她还有她身后面色冷淡的男人,点点头,咳嗽两声,“去我的办公室吧。” 刘霞萍点点头,就跟着一起出去了。 等他们走了后,才有人跟刘昭打探消息,“刘老师这是怎么了?咋脸色看上去那么严肃啊!” “刘霞萍这是打算辞职了,今天她差点摔了一跤,是有人故意推了她一把,她班上有那么三个混世魔王,她又怀着孩子,自然不敢再继续上课了。”刘昭一脸的八卦,叹道,“一个月五十多块钱的工资呢,人家说不要就不要,可真霸气。” “她男人不是部队里面的嘛,我听说还是一名团长呢!就她男人一个人的工资,就能把她给养活了,人家当人不会在乎那五十块钱。哪像咱们这些苦命的,男人靠不住,就只能靠自己了。” 高欣阴阳怪气的说道,其实刘霞萍要是真的辞职的话,她还是挺高兴的。 毕竟这样一来,学校里的教师名额就能空出一个来,没准她还能把自己弟弟弄过来教书呢。 虽然不可能拿到五十块钱一个月那么高的工资,但是有个二三十块钱也不错了。 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高欣面上却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刘昭见着不由撇撇嘴,懒得跟着女人聊了,继续看自己的书。 这边,刘霞萍跟着校长进了办公室后才开口,“校长,我……想辞职。” 老校长一愣,虽然知道刘霞萍刚才差点摔倒的事情,不过他还真没有想过她会舍得一个月五十多块钱的工资,想了想,他叹了口气,“刘霞萍同志,我知道王博学三个小同学在你的班级里有些捣蛋,不过他们年纪还小,做错了事儿咱们成年人也不能跟人家一个小孩计较,你现在有了孩子,一个月五十多块钱的工资也不少了,有了这笔钱,肯定能够让你的宝宝有一个很好的生长环境,何必要跟几个小同学过不去呢?” 刘霞萍听着这话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怎么感觉像是在说她小肚鸡肠一样? 不过面上她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抿唇道,“校长,您也说了我现在怀了孩子,王博学那三个人又没人能够制得住他们,我是见不得这样的学生的,既然没人管的了,就只能干脆眼不见为净了,今天我差点摔倒,也是被他们故意推了一把,还好当时我站稳了,否则真的摔倒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事儿就算是杀了他们三个,又能怎么样?” “刘老师,你这不是没事儿嘛。”老校长干巴巴的开口。 刘霞萍却是叹了口气,“就是因为没事儿我才庆幸,现在我的态度就这样,要么我走,要么就那三个孩子走,我是绝对不会教这种学生的。” 老校长一脸的为难,沉默了好半天都没吭声。 刘霞萍皱皱眉,干脆扯了扯江景国的袖子,对着他使了使眼色。 江景国这才冷着脸开口,“校长,这件事儿对我爱人来说,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因为一些突发状况才提前辞职了而已,您不用感觉为难。” 老校长又是连连叹气。 学校里面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大学生教师,他根本舍不得这其中任何一个人离开好吗? 其他的老师要么只是高中毕业,要么就是中专毕业,还有几个只是初中毕业,学历参差不齐,能力也不行,这些人随便哪一个走他都没意见,可是刘霞萍一个大学生要走,他是真的不想放人。 可是这会儿人家丈夫都开了口了,向来一家人也是真的不在乎当老师的那点工资,他也没那个能力去留着人家。 老校长正准备点头。 突然外面就响起了赵翔老师惊慌失措的叫声。 老校长立马站起身来,走出去,“赵老师,发生什么事儿了?” 赵翔一脸的惊慌,“校长,不好了,刘霞萍老师班上有位女同学出事儿了!” 刘霞萍听到这话也是坐不住了,虽然已经绝对了要辞职,可是对于自己已经教了一学期的学生们她还是有感情的,这会儿听到有人出了事儿,立马就跑了出来,“什么事儿?谁出事儿了?” “那同学叫何小花……跳,跳河了!”赵翔也是一脸的惊惧,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孩子在上课的时候跑出去跳河的。 何小花? 刘霞萍脑海中立马就浮现出一张哭哭啼啼的小花脸,顿时急了,“那现在呢?何小花在哪里?” “已经被救起来送到卫生院了。”赵翔抹了把汗,“我已经让人去通知她家长过来了,不过现在那女同学虽然醒过来了,可就是不说话,一看见我们这些老师也是又哭又闹的。” 老校长也是跟急了,这学生在上课的时候出了事儿,学校可是有无法推托的责任。 他也顾不得刘霞萍辞职不辞职了,连忙就朝着外面走去,想要先去看看那个叫何小花的女同学。 刘霞萍也立马跟了过去。 江景国看着她一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跳脚的模样,忍不住扶额。“别急,现在人没事儿,还在卫生院呢,路这么滑,小心摔倒。” 刘霞萍这才镇定下来,却是愧疚的说道,“都怪我,都怪我。” “这哪能怪你?”江景国轻叹一声,“那孩子也有十来岁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自然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轻生的事儿肯定是有原因的,咱们先过去看看那孩子再说。” 刘霞萍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何小花今年也就十四岁,平日里虽然有些胆小,可是却是个很腼腆善良的小女孩,学习成绩也很突出,是她班上的副班长。 不过自从王博学三名转学生转学过来后,何小花就是被欺负的份。 因为长得瘦瘦小小,穿的也是破破烂烂的,不仅经常被王博学三人言语侮辱,扯她的辫子都是常事儿。 今天的时候,当着刘霞萍的面儿,那三个孩子就那么嚣张的欺负人家,可想而知,在她看不见的时候,那三个学生有多过分! 何小花会跳河轻生,肯定是跟平日里被欺负的事儿少不了干系! 刘霞萍越想越是气,对王博学三人更是厌恶。 江景国摇摇头,心里却是给那三个小孩记了一笔,既然惹了他媳妇儿不高兴,那么别管年纪大小,总该是得付出一些代价的。 等他们到了卫生院,何小花的家长也来了。 一看见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何小花,何母就气冲冲的打了她一巴掌,“你个狗娘养的赔钱货,你咋就不死个干净呢!还跳河呢,你倒是去跳啊,咋就不把你淹死!你个小贱蹄子,老娘绝对不会给你拿一分钱出来,妈的,叫你别去念书你偏要去,现在要自杀都闹到这里来了,你当老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呀!” 那一巴掌,何小花的脸就肿的老高。 她的头发本来就被王博学他们三个扯掉了不少这会儿看上去稀稀拉拉的,脸上的神色也只是麻木,默默地掉着眼泪。 “何小花的母亲是吧?何妈妈,有什么事儿好好说啊,这孩子才刚刚被救起来呢,别动手啊。”老校长连忙站在何小花的病床前,不让这位脾气暴躁的何母再接近何小花,一边叹道,“何小花同学心里一时半会儿想不开,咱们这些做家长的就得好好的帮她才行呀!” 何母阴沉着一张脸,“我呸,她要去死就去死呗,不过死之前先把老娘这么多年在她身上花的钱给拿出来,要不然,就算是下了地狱老娘也绝对让她死的不安生!” 刘霞萍在一旁看到何母这幅模样,顿时皱起眉头来。 这个何母简直跟她妈林翠华有的一拼了,明明就是亲闺女,可这幅架势完全就是对待敌人吧! 难怪何小花要跳河,在家受了委屈也就算了,至少在学校还能得到一时的安宁,可是现在学校也没法安宁了,就只能逼着自己去死了。 轻叹一声,刘霞萍为自己的学生有些难过。 江景国拍拍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的何小花,何母就气冲冲的打了她一巴掌,“你个狗娘养的赔钱货,你咋就不死个干净呢!还跳河呢,你倒是去跳啊,咋就不把你淹死!你个小贱蹄子,老娘绝对不会给你拿一分钱出来,妈的,叫你别去念书你偏要去,现在要自杀都闹到这里来了,你当老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呀!” 那一巴掌,何小花的脸就肿的老高。 她的头发本来就被王博学他们三个扯掉了不少这会儿看上去稀稀拉拉的,脸上的神色也只是麻木,默默地掉着眼泪。 “何小花的母亲是吧?何妈妈,有什么事儿好好说啊,这孩子才刚刚被救起来呢,别动手啊。”老校长连忙站在何小花的病床前,不让这位脾气暴躁的何母再接近何小花,一边叹道,“何小花同学心里一时半会儿想不开,咱们这些做家长的就得好好的帮她才行呀!” 何母阴沉着一张脸,“我呸,她要去死就去死呗,不过死之前先把老娘这么多年在她身上花的钱给拿出来,要不然,就算是下了地狱老娘也绝对让她死的不安生!” 刘霞萍在一旁看到何母这幅模样,顿时皱起眉头来。 这个何母简直跟她妈林翠华有的一拼了,明明就是亲闺女,可这幅架势完全就是对待敌人吧! 难怪何小花要跳河,在家受了委屈也就算了,至少在学校还能得到一时的安宁,可是现在学校也没法安宁了,就只能逼着自己去死了。 轻叹一声,刘霞萍为自己的学生有些难过。 江景国拍拍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346章 害怕

下一篇   第347章 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