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打骂 - 炮灰媳妇当家

第048章 打骂

林翠华十分气恼大女儿的不识好歹。 她就弄不明白了,那个韩毅人长得也不错,家庭条件也好,每个月还有几十块钱的津贴拿,山里的女娃子嫁到镇上去,这是多少乡下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咋地她就这么不识趣呢! 因着十分生气,晚上林翠华根本没打算做刘霞萍的晚饭。 家里只有五十斤的粮食,能省一点是一点,既然死女娃子跟着她这个当妈的对着干,那就饿着肚子吧! 于是刘家难得的是女主人下了一回厨。 刘霞萍哪里看不出来自己这个妈是想逼自己呢,她根本懒得理会,直接上何香那儿蹭饭去了。 何香家里的粮食还有不少,反正去上学后这些粮食带不走太多,还不如现在就把生活开好点儿,免得亏待了自己。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手里有钱心不慌,。无.错。她还有一百块钱呢,根本不用担心会饿死。 刘霞萍也干脆的交了五块钱的伙食费,打算凑合过这一阵子,原本她还觉得就这么背着爸妈分了独户是不是有些不大好,可一看间今天那一家子的态度,刘霞萍就明白过来,不管怎么说,户口本还是捏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 最终那只兔子也没有吃进她的嘴里。 刘霞秀在她们一大家子吃完饭后就来叫她回去,刘霞萍也没理会。 她又不是傻子,已经这么不受待见了,还眼巴巴的回去给那一大家子收拾屋子,她也是认清了,不管是她爸妈也好,还是亲妹子也好,那一身的懒病都是她给惯出来的! 早些年家里没她的时候,她就不信这日子过不下去了,现在刘霞萍肚子里也是火气正浓呢,根本没有回家的打算。 这次因为有钱拿,赵乡长倒是把事儿办得很快。 刘家分家了,各房也都分开开火,不过林翠华拿到户口本的时候却皱起了眉,“乡长,这是咋回事儿,咋把我家萍娃子的户口单独给分出来了?” 赵乡长不耐烦的抽了一口水烟,“你家萍娃子不是过段时间要去上大学了嘛,到时候这个户口也是要牵走的,我就干脆这次一起给你们办了,免得到时候太麻烦。” 林翠华一听这话顿时就不干了,“我们还没说让那个女娃子去上学呢!我们家这么穷,哪里来的钱供她念书?都十七八岁的娃儿了,咋个这么不懂事!” “林翠华,你也莫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们家娃儿能考上大学就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人家萍娃子要去念书,你也莫要拦着人家,不然到时候你女子肯定要恨你。”赵乡长翻了个白眼,随口说了句,就直接走人了。 刘霞萍已经拿到了自己的户口本,这件事儿他也就算是办完了,之后发生啥事儿自然也不是他想管的了。 进门的时候,刘霞萍就看到她妈坐在床边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她也没在意,只是说道,“我明天和何香姐要去市里填志愿,到时候估计就直接去学校了,妈,你们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 “哪个允许你去上学的?刘霞萍,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就要飞了?是不是你去给赵家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说要分户的,是不是考上个大学,你就连你爹妈都不要了?!”林翠华一听她要走,立马就炸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刘霞萍心里烦躁的很,眉头也皱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我的事情,我迟早都是要自己独立的,妈,你要是以后还想让我叫你一声妈,就不要再逼我,我上学的钱也不会要你们一分,这么多年来你们的生养之恩我也记在心里,但是是人就会有疲惫的时候,我在家里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了,我也累了,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女儿,就别拦着我。” 她话音刚落,林翠华就直接一个茶盅摔到她脑袋上,刘霞萍倒吸一口凉气,还没回神劈头盖脸的就被一顿打。 林翠华是彻底的气疯了,她觉得最近这段时间一定是她对大女儿太好的缘故,竟然都学会顶嘴了,因此下手也完全没留情。 刘霞萍一时不察,身上被打出了好几条血楞子,疼的她直抽气,瞥见母亲脸上的凶狠,她忍不住苦笑。 这哪是母亲,简直就是仇人啊! 深深地吸了口气,刘霞萍避开林翠华打下来的棍子,眼神从所未有的冰冷,“我已经快成年了,妈,你真的别再逼我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忍耐?你的忍耐有限度,老娘的忍耐就没限度了?我说了,不准去就是不准去!一个女娃儿都这么不安分,以后还能说到什么好婆家?老娘养了你十几年,可不是为了养个赔钱货的!既然你想独立,那好,你就给我嫁出去!韩毅那边三百块钱的彩礼不成,那就嫁给赵军,她妈上次说了,愿意出一百五十块钱!” 林翠华也是被气急了,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些话来。 等到她的怒火发泄出来后,看着被她打的遍体鳞伤,却是没有丝毫表情,就那么冷冷看着自己的大女儿时,她心一咯噔,连忙丢下手里的棍子,就要上前。 可刘霞萍却是后退了好几步,就用那种陌生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再看一个陌生人。 林翠华被大女儿这种目光看的有些不安,搓搓手,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难道要她这个当妈的道歉? 林翠华觉得说不出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闺女,心里却是莫名的心疼起来。 刘霞秀在一旁装着透明人,其实看到大姐被妈收拾,她还是挺幸灾乐祸的,活该这段时间大姐像是变了个人似得对她一点都不好,也是该被好好教训一顿了。 这会儿刘国伟父子也下地回来了,看见屋里这诡异的安静,一头雾水。 刘霞萍沉默了半晌,才抬起头,看着林翠华,声音从所未有过的冷淡,“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只值得一百五十块钱的彩礼钱,对吧?” 第048章打骂:

上一篇   第036章 回忆

下一篇   第037章 抓贼